30 May: 40岁以上妇女获免费服务‧姐妹快来检验乳房

(马六甲28日讯)乳癌是妇女的头號杀手,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为40岁以上妇女提供免费乳房X光摄影检验(Mammogram),希望有助提昇妇女对乳癌的认识,预防胜於治疗! 预约者已排期至7月 该局设立的马六甲万达卡巴诊所,为妇女免费进行以上检验。截至今年1至5月,就已经为1千500名妇女进行上述检查,而预约检查者也已经排期至今年7月。乳房X光摄影检验(Mammogram)是在马六甲博特拉医院进行。 有关诊所同时可为妇女提供其他健康检查,费用依情况而定。 蔡进和:病重者可优先检查 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甲州局长蔡进和受访时,欢迎符合资格的妇女到诊所登记,若病情严重,可以安排先插队,否则,將被排期至7月过后。 他说,这是该局诊所所提供的服务之一。凡40岁至70岁之间的妇女,可以到诊所登记,免费乳房X光摄影检验。40岁以下者如果医生证明有乳癌症状,也可以提出申请。 他表示,该局是与博特拉医院合作,该医院的乳房X光检验服务每日只能接受15人,所以目前排期已经到了今年7月。 除了提供免费乳房X光检验,该诊所也提供其他的健康检验以及家庭计划服务,包括子宫膜片检查、注射避孕棒、子宫环、提供家庭计划资讯、出售避孕套、避孕丸等。 提供2体检配套 所提供的健康检验也有2种配套,第一配套是基本体检,包括检验体重指数、胆固醇、血糖及血压,收费10令吉。第二配套是除了以上4种检验,也加入子宫膜片检查及乳房检查,收费25令吉。 蔡进和指出,该局建议已婚妇女,不宜每年怀孕生子,最理想是每2年一胎,这样才能让身体有机会復原。此外,也对哺乳的妇女有益。 他表示,该局提供的注射避孕棒服务,收费是市场最便宜,只须320令吉,有效期3年,私人诊所及医院的收费从500令吉至700令吉不等,而取出避孕棒也收100令吉。此外,当局也出售避孕套,一打4令吉。 他强调,欲接受注射避孕棒的妇女,必须在经期的5天內到诊所,以让当局確保有关妇女没有怀孕。不过,如果欲进行子宫膜片检查的妇女,则必须在经期后10天到诊所检验。 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位於甲州诊疗所位於万达卡巴(友谊点心店旁的小路),1982年成立,服务时间是星期一至五,早上8时至下午5时,询问电话:06-2839413。 拥有婚姻家庭心理辅导 收费廉宜以多语沟通 除了诊所提供的体检及家庭计划服务,甲州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也提供婚姻及家庭等心理辅导服务,每次收费5令吉。不过,如果有福利局、学校辅导等单位的推荐信,则是免费辅导。 蔡进和说,该局的辅导员都具有马来西亚辅导局的资格,可以国语、英语、淡米尔及华语提供服务,惟目前在马六甲只有2名马来辅导员。 该局办事处位於马六甲爱极乐的服装城(Kota Fesyen),需要心理辅导者可致电预约或直接登门,联络电话:06-2325151。 提供各式课程諮询服务 除了以上的体检服务、家庭计划服务外,当局也提供各式各样的课程及諮询服务,让新婚家庭或双薪家庭追求更好的家庭生活。该局提供任何涉及青少年或学生的课程,皆不收费,也欢迎学校与当局接洽,举办青少年课程。 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所提供的课程及諮询服务如下: 双薪家庭育儿课程(Parenting@Work)…

18 May: 单亲孩子的梦:家庭温暖

槟城11岁单亲家庭优秀男童坠楼身亡后,心里就在盘算该不该写下这段鲜为人知的尘封往事,好让诸界瞭解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内心究竟有多么的脆弱。 我是一个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8岁那年,原本如童话般美好的家庭在瞬间碎裂;几经辗转,从北马漏夜逃离到中马,数月后再被“偷渡”到南马,监护人从父亲变成母亲,而姐弟再聚首又是数年后的事了。 在小学期间,我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我努力把书唸好,为的不过是希望能得到为生活打拼、终日在外忙碌的母亲的讚赏;小小的心灵也好希望在家长日时,妈妈能到学校帮我领成绩册,从老师口中听到她的孩子有多么的乖巧。 可我永远记得,同学一一跟着父母手牵手回家了,校门口的铁闸半关了,只有我和大我1岁的姐姐紧紧牵着小手,怎么盼都盼不到妈妈的身影。同学们笑我没有父亲,当时十来岁的我不知如何辩解,只懂得掉眼泪,把这些委屈往心里藏。 12岁那年的某一天,我和姐姐吵架后,心里非常难受,一心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人爱我,连我父母都不爱我。于是,随手拿了数十颗药丸,全吞下了肚。后来口吐白沫,被送进了院灌鼻洗胃;住院期间,父母都没来看我,妈妈还怪我这孩子给她添了很多麻烦。 院方想要给予辅导,可我从辅导室仓皇害怕逃走。心想,你们这些大人说这么多,能帮我解决问题吗?你们能还我一个健全美满的家庭吗?如果不能,说这么多有甚么意义? 一直到廿多年后的今天,每当说起这段往事,我妈仍以“她那时成绩不好”来作为我自杀的动机。她完全不瞭解真正的原因无关学业成绩,而是因为我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人爱我。她到现在都还不瞭解! 如同许多孩子及青少年自杀后的新闻呈现一样,家长和校方总会跳出来说,这孩子是多么的优秀,成绩多么优良;可单亲家庭小孩努力唸书,为的就是希望能藉由优异表现来得到其他小孩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家庭关爱。可最后他们得到了吗?没有。一直到十七八岁,我仍哭着问久未见面的父亲,“你能不能不要跟妈妈离婚?”他说不能。 这就是单亲家庭孩子心中,最大最苦最心酸最痛彻的无奈。所以,他们才会想“死了就一了百了”。 我很幸运的活到了今天。但每当看到有单亲家庭小孩寻死,各界端出来的言论当中,没有人看到问题的真正核心――无关成绩,无关生活品质,孩子要的很简单,就是家庭温暖。 若这些早逝的小孩活在我成长的那个年代,心里大概也常哼着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我好羡慕他,受伤后可以回家,而我只能孤单的,孤单的寻找我的家……” (文 :丹青,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路) [source: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3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