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Mar: 永远记住你的话

我读过许多文章,多数是写妈妈,很少写爸爸。 我爸住在山村,靠双手割胶,养活我们9个兄弟姐妹,爸妈辛苦一世人,穷了一辈子。 记得我在就9岁那年,生了一场病,看医生要到四五公里的市镇,所以就没有前往。三更半夜时候,身体突然发冷,冷得牙齿颤抖,爸给我喝了一杯热水,紧紧抱住我,让他的体热温暖著我,可是,我仍然不舒服,放声痛哭,爸一双手轻轻拍著我。现在想起来,当时爸一定很伤心、焦虑,泪水一定落了下来。后来怎样好起来,已经记不起,我能活到今天,算是菩萨保佑了。 在我年轻的时候,心头有一股翻身改政的理想。 不想却在1969年,三更半夜就被人带走,离开了爸妈,兄弟姐妹,放逐到石象城的高墻內。一夜之间,爸就失去一个儿子,可以想象,爸会有多伤心,多痛苦呢!这种痛苦,只有做爸爸才会感受到。现在我当上爸爸,才体会到,爸爸对孩子的爱,是无条件,是永永远远的……爸七十多岁时,我的孩子还小,身边只有一辆70CC的电单车,每天忙著生活打拼,从不会想载爸到较远的地方走走看看,但爸没有半句怨言,守著家,看顾孙子。我知道爸有一个心愿,一直想回去中国乡下探亲,看看他哥哥的孩子们,可是,我的经济无法让他成行,就连吉隆坡和新加坡都没有到过。84岁那年,他很平静的闭上眼睛离开人间,不知爸心中有带著掛碍,遗憾吗?希望他不会,但我却有著对他深深的遗憾,层层的內疚。 当生活上遇到不如意事,我耳畔就会响起爸的那一句:“一个人穷没有关系,最重要誌不能穷”。 当我的经济面对困难时,就会记起爸说的话:“一个人千万不能去偷、抢、骗”。当我在欢乐时,心头就想起爸一句:“人千万不要学会吹(吸鸦片)、喝、嫖、赌”。 爸往生时,甚么也没有留下,只留下了一个叫他早起早睡的闹钟,还有一支红烟斗,清清白白一生人。 送著爸走最后一程时,我双手扶棺木,心痛得发不出声音,眼泪掉不出来……老爸,在人生的路上,我永远记住你的话…… [文:章钦,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