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esatta (CJ Photography) - Page 27 of 94 - Melaka, Malaysia wedding and portrait photographer
0
home,blog,paged,paged-27,qode-quick-links-1.0,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2017.07,qode-theme-juesatta,wpb-js-composer js-comp-ver-5.2,vc_responsive

[caption id="attachment_8151"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caption="congratulation to Vivien Law and Kuang-Yang!"][/caption] Vivien and Yang were married early this month. I get to know both of them from Vivien's sister, Mivian and they are on the loveliest couples I have ever had the pleasure of meeting. Vivien comes from a Baba and Nyonya family. As you will see, I've included some pics of the family and friends wearing beautiful Nyonya Kebaya, and a pic of delicious Nyonya Pulut Tekan (glutinous rice in blue and served with Kaya) with Nyonya Kuih Lapis (red layer cake), which normally prepared for Nyonya weddings. Congratulation and thank you Vivien...

[caption id="attachment_8086" align="alignright" width="429" caption="由於曾佩仪须定时服用营养纤维粉和清洗伤口,吴国明就负起照顾她的责任。(图:星洲日报) "][/caption] 她曾是演讲与辩论高手,也是事务律师,可是命运弄人,她罹患了舌癌,从此失去说话能力。 经过长达2年的电疗与化疗,导致她的下顎骨腐化、肌肉和血管坏死,下顎出现一个“洞口”,急需10万令吉进行修补手术。 来自霹雳合丰,目前居住在蒲种金鑾镇的曾佩仪(36岁)在2009年被证实患上舌癌。当时,医生宣佈她仅剩6个月寿命,但她与丈夫吴国明(36岁)却不放弃,四处寻求良医,2年来变卖所有的资產,用了逾50万令吉来治病。 舌头是口腔中的一大束肌肉,用来辨別滋味、帮助咀嚼食物和发音的器官,也是味觉器官之一。它对於人类已非常重要,对於演讲、辩论高手或是律师来说,它的重要性更多出数百倍。 变卖公寓汽车借贷 夫妻情深齐心抗癌 “不管生老病死,你们愿携手共度,至死不渝吗?”这是情侣在结为夫妻那刻时,彼此许下的誓言……曾佩仪与吴国明在14年,从相遇、相识、相知、相爱,却遭到双方家人的极力反对,两人经过了两度分手又復合,还在2000年静悄悄的注册结婚。 与夫两度分手復合悄悄注册 他们花了6年的时间,终於获得两家人的祝福,进行了华人传统婚礼仪式,正式成为夫妻。 婚后佩仪在旧巴生路快乐花园开办了“曾佩仪律师楼”,从事事务律师的她获从事批发手机和电脑的丈夫相助,获不少客户,生活过得幸福美满。 2008年,一切都处於最美好的时刻两人的爱情结晶品来到这个世界时,俩人兴奋的期待新生命的降临,不过最后却流產了。 原以为在养好身子再迎接新生命的到来时,上天却在此时给了他们一个严峻的考验,剥夺了她说话的能力的同时,也让他们夫妇从生活无忧,变成家財尽散。 [caption id="attachment_8088"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caption="“以前很多人说,我选择他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现在很多朋友说,他应该是我这一生最正確的选择。”曾佩仪提及丈夫对她的不离不弃时,再也忍不住哭了。 (图:星洲日报) "][/caption] 夫曾有放弃生命想念 这是他们这辈子最黑暗的一天,吴国明曾经有过放弃生命的想念,所幸最后调整心態,决定陪妻子一起与癌魔对抗,等待奇蹟的出现。 他们没有放弃,见过无数的医生,也征询了无数医生的建议,其中一名医生指佩仪只剩下6个月寿命、有些则建议花费至少5万令吉在下巴动三刀,包括切除舌头、声带与淋巴、有些则说须动手术、电疗与化疗一起做以保住性命,但俩人均无法接受,沮丧不已。 2009年下半年,俩人四处找寻“妙手回春的华佗”和“灵丹圣药”,无论是西药、中药到坊间偏方等都不断尝试,可是却不见好转。 2010年月初,友人凑巧介绍一名来自中国的中医师,服了3个月星期的药物后,中医师建议到中国接受“质子治疗”。 赴中国接受质子治疗法 回家上网查询有关中国山东淄博万杰肿瘤医院的质子治疗法后,让他们看到一丝曙光,並变卖一个公寓单位和佩仪的父母和家人协助下筹得20多万令吉,在1月14日启程接受长达66天的治疗。 9月再到医院进行扫描和检验,报告却是令他们感到悲喜交加。喜的是,癌细胞没有扩散的跡象;悲的是,舌头仍有约1公分的肿瘤。 再赴中进行冷冻纳米介入治疗 正当俩人感到彷徨无助时,某日翻阅《星洲日报》看到患癌音乐家陈伟添经歷冷冻治疗和纳米介入治疗后的奇跡,心情激动不已。 吴国明成功与陈伟添联络,並在去年11月开始前往广州復大医院治疗每次长达28天的疗程,而每次的医药费须7万5千令吉,再加上日常开销与飞机票大约需8万5千令吉。 他们变卖仅有的一间公寓单位和汽车,也用尽了毕生的积蓄,再向朋友借贷应付庞大的医药费。经过3次的治疗后,情况已获得好转。 急需10万手术费 今年初,佩仪的舌头因长期服药、电疗与化疗萎缩突然掉落,更甚的是,有日喝水时,下顎却感觉湿湿地,用手一摸惊讶发现,水是从下顎滴出来。原来,下顎骨、肌肉与血管因为电疗和化疗过度损坏破了个洞! 初期,洞孔只是针孔般大小,但短短几个月变成了一个超过8公分的洞口。从此以后,佩仪无法再吞咽固体或食物,只能透过喉管灌入奶水,这令原本就虚弱的身子更加消瘦。 [caption id="attachment_8087"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caption="长期服用药物、接受电疗与化疗,导致曾佩仪的下顎骨腐化、血管和细胞坏死,导致下顎陷成一个洞,无法进食。(图:星洲日报) "][/caption] 体重从70公斤降至40公斤 2年来,身高约168公分的佩仪,体重从70公斤下降至40公斤,瘦骨嶙嶙。 为了避免细菌感染,佩仪用纱布覆盖洞口,而医生建议必须儘快进行修补洞口动手术,而这次的手术费更高达10万令吉。 10万令吉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数目,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联络上《大都会》,而星洲日报基金会经理林振全也前往关怀他们。过去,俩人在经济许可时,做了不少的好事,每当看见《大都会》的温情故事及需要筹款的新闻时,总是二话不说就签发支票,捐助需要帮助的人。 “我们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筹款的对象,我们的心理都有些难过,更觉得会欠了广大公眾这辈子都无法还清的人情。” 仅能服食营养纤维粉 除了庞大的医药费,目前曾佩仪仅能服食每罐约75令的营养纤维粉,而一罐只够4天,这也是笔巨大的开销。 在照顾病妻的日子里,吴国明也明显清减,省吃俭用每日顶著空肚只食用两餐,而大部份都是以快熟面饱腹。 佩仪在患病期间,幸好有丈夫的陪伴,让她捱过一次又一次的痛楚,从开始的执著、不安、不甘,现在她学会了放下和看开。夫妇俩手牵手,以勇敢与乐观的心情接受患病事实。 这对情深的夫妻非常需要筹募医药费和其他援助,希望热心人士可以伸出援手。 [caption id="attachment_8085"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caption="患病前,曾佩仪体重达70公斤,经歷2年和癌魔搏斗的日子,身体变得虚弱,体重只剩40公斤。(图:星洲日报) "][/caption] [source: Sin Chew Daily,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67554?tid=6]...

[caption id="attachment_8050"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caption="猫的语"][/caption] 好久没有分享作品了。忙了几星期的工作和照片的后制,没有时间整理照片上载到这里。 今天继续赶照片的后制。当眼皮快不听话的时候,到屋后走走,看到了很多很多的猫咪,各自各的精彩。突然很想就地取材,上载来分享。就拿了相机到屋后趴在地上,和猫咪打成一片,拍了几张有性格的猫咪的照片来上传。 希望在为生意、工作忙碌,为学校考试奋斗,为家里大小事务操心的各位,能够像猫咪一样伸伸懒腰,放松自己再重新冲刺。 愿众生快乐。 ...

[caption id="attachment_8044" align="aligncenter" width="640" caption="Supporters of the Hong Kong Shark Foundation march along a street to raise awareness for sharks killed each year for their fins, in Hong Kong on September 25. (image by AFP/Getty Images)"][/caption] HONG KONG — One of Asia's most prestigious hotel chains said Monday it would stop selling shark fin from January, in a move hailed as a historic breakthrough by campaigners to protect the threatened predators. The owner of the Peninsula Hotels group said the decision was made "in recognition of the threat facing the global shark population and in line with...

[caption id="attachment_8036"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caption="Barge haulers by Victoria Ivanova"][/caption] There once was a little boy who had a bad temper. His father gave him a bag of nails and told him that every time he lost his temper, he must hammer a nail into the back of the fence. The first day the boy had driven 37 nails into the fence. Over the next few weeks, as he learned to control his anger, the number of nails hammered daily gradually dwindled down. He discovered it was easier to hold his temper than to drive those nails into the fence. Finally the day came when the...

[caption id="attachment_8031"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caption="菲莱登(左起)与谢欢来和许玉英多年来感情如同亲人,当然会邀请他们一起出席和见証他成为执业律师的重大时刻。(图:星洲日报)"][/caption] (柔佛‧麻坡11日讯)一辆平凡的脚踏车,让一名家境贫穷印裔男孩踩上求学道路,完成梦想。 来自居鑾的菲莱登(56岁)歷经多年苦读,今日终於正式成为执业律师。 对他而言,若当年没有得到谢欢来夫妇的热心帮助,送了他一辆脚踏车,就不会有今日的成就。 菲莱登今日上午正式成为合格执业律师。除了其家庭成员受邀出席观礼外,他也邀请了感情如同父母的谢欢来(75岁)和许玉英(71岁)一同在麻坡法庭见证这纪念意义深远的一刻。 菲莱登表示,他12岁时就认识了当年经营杂货店的谢氏夫妇,彼此感情都很好。 他还记得,当年谢欢来甚至能用简单的淡米尔语和他交谈。 面临停学获赠脚车 他说,由於家境贫寒,家中更有8个兄弟姐妹,让他在中四时一度因为无法继续缴付巴士费用,差点被迫停学。 “谢欢来知道我或面临停学的消息后很关心我,问我怎么办?我告诉他,若有一辆脚车,就算每天来回必须踏上40公里的路程上下学,我也愿意。” 菲莱登没有想到的是,谢欢来在隔天便带著他到居鑾市集为他买了第一辆属於自己的脚车,令他感动不已。 也因为这辆脚车,他可以继续求学,直到中学毕业。 半工读完成硕士课程 他表示,中学毕业后,他担任教师,並继续半工半读,也曾因为经济困境而3度停止修读法律课程,但他没有放弃,並在1996年获得学士学位,2007年获得硕士学位。 “经过9个月实习后,如今我终於披上律师袍,成为执业律师,我很感谢谢氏夫妇当年的热心协助,让我能完成学业。” 自从谢氏夫妇在1978年从居鑾搬到麻坡定居后,目前身在居鑾的菲莱登每次来到麻坡便会登门拜访,与他们相聚,互相问候。 除了菲莱登外,另有3名实习律师也在今日正式成为执业律师。他们是来自麻坡的卡丽达、昔加末的林艾婷,以及峇株巴辖的谢焕錚。 [source: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26348?t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