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ug: 一颗露珠

让我们假想,如果你我是生活在粮荒肆虐的衣索比亚;如果你我生活在地震频发的太平洋环带;如果你我生活在子弹乱飞的战火之都,你是否会随着灾难的漩涡沉沦,深埋于黑暗的山谷之间?你是否会从此放弃对晴天的期待? 在医院的门诊室里,电视正播放着国家地理频道,名为《地球危机》的专题节目,画面中喷发的火山熔岩、扑面而来的海啸、茉莉花革命浪潮……让渺小的人类在灾难前显得惊慌、无助、恐惧、茫然,甚至绝望。 “这叫以后的人类要怎样活啊?”一位大腹便便的准妈妈感叹道,前来做产检的她或许已开始担心即将诞生的孩子,如何在水深火热的乱世中,学得精明的生存之道。 “既然2012快到了,从今天起我们就尽情欢乐吧!”坐在身旁的准爸爸打趣地说。 “那我们按月缴交一堆账单,房贷、车贷、保险……这都为了什么?”语毕,两人面面相觑,苦笑着。 我要留住草尖的那颗露珠 “天无绝人之路,一根小草,一点露!”忽然,一把淡泊而笃定的声音打破了静寂,为冰冷的候诊室添了些暖意,而静坐在一旁的我也瞬间愣住了,因为这也是爷爷和奶奶生前常说的一句话啊! 猛地回头,发现说话的正是一位老先生,年迈的他因糖尿病引发肾病变,每周需到医院洗肾3次。逐渐衰老的他虽知此病能完全痊愈的几率很低,但仍然积极接受治疗,让洗肾的痛楚延长有限的生命长度,因为他相信生命的宽度是由内心缔造的,坚强的他能微笑面对活着的每一天。 正如爷爷生前常说,就算人儿为小草灌溉,晨曦的露珠也会沾上草尖,滋润这株小生命。无论是生老病死或严峻的灾难,都在考验着生命力的强韧,惶惶之音迷漫在家园的上空,我们带着逃亡的勇气冲向防空洞,心里虽明白劫数难逃,但血肉之躯依然带着绝望跑下去,唯有这样,才有一线生机。 随着时间将日子往前推,爷爷奶奶遗留给我的人生道理,就像米袋里掉落的米粒,背着米袋快步往前冲的我却丝毫未察觉。庆幸这天,老先生似乎看见了一颗颗被我弄丢在岁月里的白米粒,于是走过来,挥手对我说:“孩子,你的米袋破洞咯,米正一粒一粒地往下掉呢!” 是的,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在米袋变得轻飘飘之前,我得赶紧找一根绳子扎好破洞的米袋,然后循着时间的河流回到岁月深处去找那一颗颗遗落的白米粒,留住能喂饱心灵的养分,留住草尖的那棵露珠。 [文:谢敏洁(安邦),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