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May: 妈妈老了

妈妈老了,这是早就知道的事实。已是第三次做寿了,能不老吗?但原来这只是头脑知道,心里压根儿没认同过,一直到最近回家才不得不承认。妈妈炒的菜怎么再也不清脆可口了,分不出是菜汤还是炒菜。妈妈的厨艺一直来都是家人的最爱,虽然偶尔失手过,但还没吃厌过。以前学炒菜时,妈妈说最重要的是掌握火候,还有千万不要加水,加入少许蒜头即可炒出一道清脆可口的菜肴。可是如今,我看到的是妈妈放入青菜后,隨即是加入一碗水,不像是炒菜,倒像是在燜菜。吃在口里,食不知味,QQ的口感没了,熟悉的味道全没了。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心里完全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妈妈再也无法咀嚼清脆的青菜了。 想一辈子当母亲眼中的小孩 妈妈一生辛劳,养育九个子女,即使是挺个大肚子,依然砍柴挑水干粗活。实在不愿相信那个曾经走在你身旁为你挡风遮雨的背影有天在你不警觉时竟会落在你身后,而你必须在人群中搜寻她的踪影。 不愿接受那个曾经紧握你小手越过马路的双手有天需要你扶一把,等她一会儿,耐心地牵她过马路。 不愿接受前一刻明明彼此才互相起劲谈话,才一会儿,她竟然坐著呼呼地睡著了。做子女的不愿接受母亲会老的事实,想一辈子做母亲眼中的小孩,当永远的孩子,享受母亲的呵护。忘了自己已经身为人母,依然沉醉在记忆中儿时的妈妈,那个不知何为疲惫,时刻精力充沛,终日为家人奔波的身影。硬朗敏捷的身子再也无法抵挡岁月的侵蚀,真是岁月催人老啊! 身为最小且最迟出嫁的女儿,今年终於有机会第一次替妈妈拜寿,心里祈祷这不是唯一的一次。我对妈妈说,希望你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因为我希望往后还能为你拜寿。妈妈感慨地说不知是否还能等到另一个十年,同辈的只剩下两三个了。对一个年长者,能健康的再活十年確实是个奢侈的梦想,这何尝不也是子女的一个奢望呢? 回娘家,回娘家,实在不敢想像没有娘在的娘家,回去时会是甚么苦涩滋味?出嫁的女儿可以回娘家实在是一种幸福。有天这种幸福感只能在记忆中去追溯了。 [文:丽华,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

10 May: 不一样的鸡场街

上个星期难得有空,便和Dylan到闻名的鸡场街(也叫文化街)街拍。我们已经在鸡场街街拍摄了几次,而这次又到鸡场街是给自己的挑战。一直寻找着完美,几乎忘了那不完美的存在、那不一样的感觉。 常常欣赏网上和朋友们的鸡场街照片,觉得都是很复古,很优美的马六甲老街。我和朋友们一起也拍摄过的几条街,豆腐街、打铁街、青云亭街、马车街、海山街等等,也一样追求完美的照片:大热天的蓝天白云、复古混合殖民式的建筑物、还有那满街好奇的游客。 这次和Dylan出来街拍,我们希望能随性而不追求这完美的照片。不必在乎角度、曝光,只要感觉对了就按下快门。 拿了妹妹的Panasonic傻瓜相机,我们便出发了!轻轻松松的走向那鸡场街,寻找不起眼的事物、不一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