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Jan: 缅甸人诚实让人难忘

今天读到了一篇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的报道,觉得很有意义。凡事要求平和,对人要诚实和真心,自己和周围的人都会快乐。和大家分享: 跟缅甸华人接触后,我和同事交了很多朋友,喜欢他们的纯朴、诚实。 大部份缅甸人从呱呱落地开始,就受到佛理的影响,爱好和平,态度谦卑,为人温和,也很诚实。不只当地华人,缅甸人亦如此。 星洲媒体集团总编辑萧依钊2008年第一次到仰光赈灾时,曾到某间店买东西,由于语言不通,店员多算了钱,可是她根本不知道。一年后再到该店时,店员认出了她,找出当时的账簿,把之前多收的钱还了给她。她起先以为那是个别人士的诚实,后来她到另一家店买东西,付了钱取了商品就走出店门,谁料店员追到路口把零钱还给她。这两位店员的诚实给她留下深刻印象。 灾民守秩序排队领救济品 《星洲日报》的同事还有一个经验。“纳吉斯”风灾后,张晓卿社长率领星洲媒体爱心赈灾队深入灾区,带了许多干粮给灾民,当载满粮食的大卡车抵达灾区时,站在村口观望的灾民突然不见了。《星洲日报》同事以为这些灾民怕见陌生人而躲开,后来方知他们是跑进村里通知其他乡亲来领取救济品。 走进村里,灾民们自动自发排队,非常有秩序,等候《星洲日报》同事派发干粮,当天每人可分得一小袋米和一包干粮。当派到最后一人时,剩下两包干粮,于是,《星洲日报》同事就全给了他,怎知那位灾民只拿了一包,把另一包还给我们的同事。 从这几个真实的例子,让我们看到缅甸人的淳朴,即使他们一贫如洗,也不贪心,决不取不属于自己之物。 [文:摘自《星洲日报》副刊的“深入缅甸—缅甸华人渴望振翅高飞”]

12 Jan: “祈祷”的医学效果

信念能产生力量,进而启动人体免疫力。 我曾经访过一位卓越的外科医师,他对我说:“我开刀之前一定要先祷告。”手术前必须祷告这件事,课堂上没有教过,课本也没提到,他却一个人默默地祈祷着——请赐与我力量,让我有力量治愈患者。 医学领域里有祈祷这件事,着实让我感动。一些先进国家,例如美国,现在也开始认真地探讨祈祷一事。长久以来,一半以上的研究数据都仰赖西方医学,但现在他们也鼓励将汉方、针灸、冥想、音乐、信仰等带进医疗体系中,使医疗活泼化,甚至由国家提拔预算进行研究。哈佛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等这些权威大学,对“祈祷”的研究尤其深入,他们称为“精神神经免疫学”,并列入最先进的研究领域。 医学及祈祷,实际上是可以共存的 如此“不可靠”的事情,竟然还编列国家预算,从科学的角度来看简直荒谬;而从宗教面来看,将“祈祷”这样神圣的事情放到科学里,也是宗教界所不乐见的。 但是回想一下,人类从以前就是用医学来维护身体健康、以祈祷来得到心灵安定,医学及祈祷,实际上是可以共存的。医师宣布放弃治疗的重症患者,靠着祈祷而使得症状改善的事情,也时有所闻。以祈祷或念力来达到医疗的行为,效果等同安慰剂(Placebo)。“安慰剂”是指将完全没有药效的“假药”给病患者吃,告诉患者“这是非常有效的新药”,最后真的出现了疗效。我认为安慰剂之所以有效,在于患者认为自己“已经服用了好的药,症状应该改善”,并以“一定会有很好的医疗效果”来强烈地自我暗示——这样积极的想法,可能活化免疫力的基因。 “深信不疑”的信念,让安慰剂产生效果;如果“思想”确实能产生功效,那么,将思想凝聚成更虔诚的祈祷,效果自然可能更好。这绝非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我是一位科学研究者,并不是医师,所以不再深论,但思想及祈祷这类精神活动对身体康复有不小的影响,在医学上是确实存在的事。 [文:村上和雄,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