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Nov: 妻昏倒变植物人‧小贩愁医药费全家陷困

(马六甲24日讯)5个月前辛苦生下一名白白胖胖的男婴,不料2个月前的一个下午,37岁的少妇王月芳在给嗷嗷待哺的儿子喂奶时突然昏倒,结果成为植物人,导致原本快乐的家庭,顿时失去欢笑,全家都为月芳担心,更为將来照顾月芳的费用而烦恼。 月芳与丈夫薛顺安(夜市鸡贩,38岁)育有3名儿子,长子薛家豪(12岁)、次子薛家诚(9岁),以及幼子薛家伟(5个月大),他们住在慕查化沙花园,原本生活得非常开心。 出事前,月芳是一名勤奋的家庭主妇,照顾孩子,把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也没有病痛。无奈天意弄人,一次昏倒让她成了植物人,令人同情。 感觉劳累一倒不醒 丈夫薛顺安表示,今年9月17日下午5时,月芳在家里给2个多月大的儿子喂奶,突然,她告诉长子很累,想要休息。话刚说完,整个人就昏倒,手上抱著的儿子也摔在地上,所幸没有大碍。 他说,长子见状,马上上前叫醒妈妈,可是无论怎么呼唤,月芳就是叫不醒,於是,长子焦急地拨电话给他。 叫不醒妈妈儿子求救 “儿子告诉我妈妈昏倒了,我以为只是一般工作太累而昏倒,要他去推一推妈妈,儿子告诉我,试过了很多办法,就是叫不醒妈妈,这时我才惊觉事態严重。” 他表示,当时他在麻坡的实廊夜市摆摊,无法第一时间赶回来,於是要儿子向住在附近的舅公江万利求助,在后者的协助下將月芳送到爱极乐班台医院抢救。月芳被送抵医院时一度停止呼吸,心肺也停止操作,经过抢救后才恢復呼吸。 他说,月芳过后被送入加护病房接受观察,当时还是昏迷不醒,一直到五六天后醒过来时,却变成植物人。 脑缺氧变植物人 他指出,医生指太太脑缺氧,才会变成植物人,而且也不看好会甦醒过来。 照料太太无法摆摊 2个多月后,月芳获准出院,可是医药费却高达13万令吉,庞大的医药费令全家人难以应付,虽然扣除了5万令吉的医药卡,还是得缴付8万多令吉,最后只有四处向亲友借资,筹足医药费才顺利出院。 他指出,月芳是在两天前才出院,虽然已经可以自行呼吸,可是无法进食,而且要定时替她抽痰,一天大约要抽痰十多次,每抽一次就要使用新管子,每支管子数令吉,长期下去也是一个负担。 他说,家人也要定时通过管子给月芳输入液体食物。“月芳出事后,我无法如常去夜市摆摊,家里只有59岁的母亲江招娣及3名孩子,月芳又要人照顾,加上要购买月芳的辅助品,令我备感吃力。” 薛氏的摆摊地点都在外坡,例如麻坡、东甲及利民达。太太出院后,因为要照顾太太,无法出坡摆摊。 !!目前筹获1万善款 为了协助薛氏,马华武吉卡迪区会已经为植物人王月芳开设一个银行联名户头,同时为她筹获1万令吉的款项。 武吉卡迪区团团长杨焕源表示,上述在大眾银行开设的联名户头,需要3个人签名才能领钱,其中一人就是王月芳的丈夫薛顺安。该户头是:3164127807(Seet Soon Ann),希望各界善心人士踊跃捐款,帮助薛氏一家人。 他说,该区会在上星期的马青尊师重道晚宴上,成功为王月芳筹获5千令吉,而爱极乐高原宫也捐出5千令吉,目前已有1万令吉。 盼善者捐款渡难关  …

24 Nov: 燕子

我在上世纪40年代末期上学,由于日本占领时期没有华校,我上学时已略微超龄。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抗日的情绪余波未了,音乐老师居然以悲壮洪亮的歌声,教我们唱抗日歌曲——《燕子》。 燕子啊,你来自北方,燕子啊,你来自北方,你知道哪一些村庄遭了苦难,哪一些城镇变成屠场?。。。 那是我的生命中,第一次在悲壮的歌声中,与燕子发生感情上的交融。 燕子有一身乌黑光亮的羽毛,一对俊俏轻快的翅膀,剪刀似的尾巴,活泼、机灵轻巧的动作。 燕子既然是北方的飞禽,因何在南方生活? 据说燕子不像其他飞禽,可以到处停歇啄食,而是必须在空中飞逐追食飞虫。冬天,冰天雪地的北方飞虫冻死消逝,燕子必须南飞觅食求存。因此,北方的燕子,秋去春回,过着流浪的生活。至于生长在南方的燕子,常年是夏,无须迁移流浪。 在热带的马来半岛,有许多燕子。森美兰的瓜拉比劳,是半岛上著名的燕子城。但我只是听说,不曾去过。我只知道在年轻时候,到吉打州南部的山城居林过夜,当过了黄昏,夜幕低垂,华灯初上的时刻,头顶上的电线,站满了成千上万的燕子群,高唱支支喳喳的燕子歌。它们在晨曦初放的黎明时刻,便纷纷飞向各方去觅食。 如今再到居林,白天也听到支支喳喳的燕子歌声,但却是空屋上播放录音片所发出以引诱燕子飞入的歌声。 燕子啊,人类的无情你可知道? 时代变迁,帮助人类消除害虫的燕子,如今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残酷的人类所利用。它们追随音响,飞入人类专为它们设备好的空屋,在里边住宿吐沫造窝,生蛋孵卵。当燕子婴儿未出世或刚出世的时候,燕窝已被人采夺去当人类的补品。而窝内的燕卵燕婴,即被丢弃糟蹋。人类的自私与残忍,岂是燕子妈妈所能想象得到? 燕子多情念旧,守信专一。北归又南来的北方燕子,也会回到去年的旧巢。即使过去富贵人家的豪宅,如今主人家消沉没落,人去楼空,或者由平常人家居住,燕子还是回归旧巢,决不趋炎附势,弃旧投新。唐朝诗人刘禹锡的《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作者借“燕子依旧,屋主易人”的情景,来表现昔日豪门贵族不可避免的没落命运。北宋宴殊《浣溪沙》词句“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燕影加深了诗人寂寞孤单的感慨。 燕子啊,你可知道,人类知你有情,却又对你无情?如今养燕者越来越多。你们是否担忧,你们的后代,将会因为人类的自私与贪婪而逐渐衰微? 文:林华(槟城),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