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Sep: 孟卡兰:不受物欲控制‧知足可减少社会问题

“人生最大的財富就是知足;凡事知足,就不会被物质的欲望控制,也就能减少许多社会问题。” 知足常乐是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荣获第三届默迪卡奖(教育与社会奖)的清心慈善社主席孟卡兰修女,虽然不是华人,却也深明知足常乐的道理。 她说,在国家不断发展、时代日益进步后,现代人最缺乏的就是一颗知足的心。 大马人格素质未提昇 她表示,与过去相比,大马社会確实进步了很多,可惜人们的人格素质並没有相对的提昇。 “我还记得50年代,在外头若口渴了,想到商店买一瓶水喝都很难,因为当时的资源有限;现在人们的生活几乎应有尽有,但人却变得更懒惰。” “现代人不愿意努力工作,只想赚快钱以追求最好的物质享受;如果没有能力从事高薪职业,他们寧可去偷去抢,也不要辛勤地工作,用劳力换取正当的钱。” 她在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人们若能按照自己的收入能力花费,不盲目追求或贪恋虚华的物质享受,就能脚踏实地的生活,因为名利而衍生的问题如贪污、抢劫、犯罪等都能避免。 孟卡兰现年84岁,从少女时代开始投身社会服务事业,同时也是一名春风化雨的教师,一心一意为社会培育有用的人才。 “我最爱看到的事,就是孩子一天天地健康长大,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看到纯真的孩子在良好的照顾下生活、受教育,是我最开心的事。” 缺乏人饥己饥同理心 她表示,目前社会最缺乏的就是人饥己饥的同理心,导致人与人之间的谅解、包容、互助等精神日益匱乏,宗教与种族之间的纠纷则越来越多。 “我们一直谈宗教和谐、各族团结, 但光说是没有用的,真正的和谐来自心灵;心是否靠在一起、接纳与尊重彼此?只有心的距离近了,各族及宗教间的隔阂才会变小。” 陈禎禄辛班登翁嘉化 是孟卡兰眼中英雄 孟卡兰表示, 在她的社会服务工作中出现不少给予她协助,或影响她的人,如敦陈禎禄、敦辛班登、拿督翁嘉化等,这些人都是她眼中的英雄。 “有一次,清心慈善社创办人兼我的人生导师斯瓦密萨特亚南达带我到敦陈禎禄的家拜访,当他们在討论事情时,敦陈禎禄的太太在厨房为我们准备食物,而我独自参观敦陈禎禄的家。”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家那一排排的书架,放眼望去就像是个图书馆,书海一片,书架上甚么种类的书都有,包括各种宗教书籍,显示他是一名博学的人。” “ 我隨手拿一些书来翻看,几乎每一页都有他的笔记、標记等,证明他很用心去认识及吸纳各种知识;一个知识渊博的人,就会有像海一样包容一切的胸怀。” 提到敦辛班登时,孟卡兰表示,敦辛班登朴实简约的生活方式令她钦佩不已。 她说, 敦辛班登受印度国父甘地的影响深远,不求名利,只求为社会大眾谋取更多福利。…

31 Aug: 地球村

今早翻开了报纸《星洲日报》,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曾昭智。他写了一篇“甲王朝治国理念的启示”的文稿,刊登在全国版的言路,发表他对我国马六甲皇朝时治国的理念与精髓。 曾昭智先生是我读书打工时的老板的股东,也算是半个老板。他为人没有架子且非常友善。记得打工时,曾老板很注重团队精神,差不多每个星期都约我们整组人一起吃晚饭。一方面促进员工们的友情,另一方面听取我们工作上的诉求或建议。他要求我们有话直说,十分开明。 自从几年前曾老板的儿子遭遇不幸后,他淡出了生意,过着半退休的生活。虽然我再也没有看见曾老板本人,却偶尔看到他缴稿到报刊的短文,作出对社会世事的评论。今天我再次看见了曾老板的文稿,而在这个富有意义的一天,刊登于全国版。 全文如下: 先父常对我说,我是家中最幸福的人了,因为我是在1957年独立后出生,理所当然是马来(西)亚公民,不必如兄姐般,须另申请公民权。因此,我是这块国土的子民,绝不是“寄居者”或“乘客”,国家宪法可以证明这一点。 我不是道地马六甲人,因为我在幼时跟隨父母举家从柔佛搬来的。倘若以一些有心人对土著与非土著的片面评断,我应该是马六甲的“外来人”了。然而,我却不曾遇过、听过,任何马六甲土生土长的人,把我当成外来人看待。我也不再把柔佛当成我家,因为我已定居於此,就是这么简单。 马六甲在15世纪全盛期,王朝版图涵盖整个马来半岛,苏门答腊东部,以及暹罗南部,堪称本区域之强国。马六甲与中国的关係始於明朝,至今已有600年,並曾接受过这个“外来者”的保护,以抗拒暹罗人的入侵,友好关係在郑和七下西洋时更臻最高峰。 这里有一条別名叫“Harmony Street”(和谐街)的街道,因为该街100米不到的距离间,並排了3座宗教场所:建於18世纪的古兴都庙,同样建於18世纪的回教堂,还有一座建於17世纪最古老的青云亭。不同宗教,种族,文化的人们,在这条街上和谐共存数百年,可见当时马六甲王朝之民风包容与宽厚。最为特殊的,要数该老回教堂了。因为在其屋簷下,还刻了相当显著的华人婚礼常用吉祥字“囍”,这验证了各族人民当时的宗教包容精神。市郊的一个老回教坟场,里头立有一座凉亭,亭內石碑刻有“蔡氏兄弟建於清朝宣统二年”的字样。 市內闹街与Hang Kasturi英雄墓隔邻的华人百年老庙;圣约翰山麓的华人古墓与回教老墓相依为伴了数百年,这些都证明了些甚么?我也还清楚记得儿时玩伴Abu,如何在其甘榜家中教会了我我星期一至星期天的马来文名词。 生活在这个曾见证了本区域古老歷史的马六甲,各族的集体记忆都是温馨的。15世纪时期,因为大家的和平共处努力建国,才会有当时的辉煌国势。 当下大马当政者,是否应该溯本逐源,探討马六甲王朝苏丹满速沙全盛时期的治国理念与精髓,看看先哲的治国政纲,给予了我们甚么样的启示? 我国向来都是以多元文化而闻名,却因为一小撮人为了势力与私利,作出了不负责任且破坏了种族之间和谐的言论,导致各族间的友情逊色于马六甲皇朝时期的那份和谐温馨。各族人的肤色也许不一样,流着的血却同样是红色的,流出的泪却是一样苦涩的。这世界也只有一种人,那就是地球人。我们的国,我们的家,就在这个地球村。 今天,是马来西亚独立53年后的国庆日。愿人人能够放下傲慢,走出偏见,互相体谅与包容,制造出一个温馨团结的家园。 亲爱的朋友们,祝国庆节快乐。Selamat Hari Merde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