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Aug: 给热浪岛的信

亲爱的热浪岛: 我来香港也快一年了,几乎没有在本地报章上看任何来自马来西亚的报导。今天却读到关于你的新闻,惊讶地获知你要被关闭直到10月31日,为的是要拯救你身体里脆弱的珊瑚。那些专家说,你面对严重的“珊瑚白化”的问题。说吧,是不是缺德的游客丢了什么废物在你身上,你消化不了,像中国大连港海滩受黑油污折磨那般? 早在80年代末,我刚出生的时候,你已经迎来了第一间建在你地盘上的度假村;10年前,你的美丽更吸引了别人特地拉队来拍《夏日嬷嬷茶》;现在,你居然虚弱的要被关起来了,可是我都还没亲身看过你。 为什么把你关起来了呢,这么做,遭破坏60至90%的珊瑚就会复原吗?你一定很累了吧?我知道,你不想再做每年接待50万人次游客的岛了。最近天气又那么热,你的温度比以前都高了3至4摄氏度,想必你是受不了,中暑了。那50万人,会不会涌向下一个岛,比如停泊岛呢?那些还没有被关闭的岛,心里在想生么呢?气候变化如此极端时,还有哪一处能承受巨大人流到访留下的破坏呢? 我跟你在同一片土地上呼吸长大,却从未拜访过你鼎鼎大名的漂亮潜水区。我忙着念书、工作,总以为来日方长,你会等我的。现在才知道,旅行也是要和时间赛跑的。恐怕等我真的有机会漫步在你温柔的沙滩上时,你已经衰败不堪,变成毫无生气的岛了。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 一直默默倾慕你的美洁上 文: 陈美洁(香港),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

30 Jul: [新闻] 脑溢血不治‧父母圆意愿‧富家女捐器官遗爱人间

(马六甲)富家女脑血管爆裂,昏迷4天后不治,其父母遵其生前意愿,捐出其器官,让7人受惠。 不幸脑溢血去世的是甲州已故社会闻人拿督张武易之长孙女张桂嫻,洋名咪咪。 41岁,未婚的咪咪与父亲张锦明、母亲杨满英及妹妹雪妮住在武吉峇汝新河花园一幢独立式洋房內,7月25日早晨,咪咪起床后即觉头痛,至中午时头痛加剧,即唤其妹妹送她到爱极乐班台专科医院,不巧当天是週日,等了一小时医生才赶抵为她看诊,惟当时她已呕吐,並已陷入昏迷。 手术后没甦醒 经扫描后,发现咪咪脑血管爆裂,院方立即为她动手术,將已黑死的脑部割除。然而手术后的咪咪一直没有甦醒,当时医生也已嘱咐其家人作最坏打算。 生前感嘆等待器官移植者 在咪咪昏迷后3天,其血压曾一度稳定下来,医生表示其病情有进步,让其家人重拾希望,詎料,这仅是“迴光返照”,未几,医生即宣告她已脑死,让其家人又陷入愁云惨雾。 不过,儘管在悲伤中,父母和咪咪的兄弟妹商议后,仍作了一个令人称许的决定,他们认为,咪咪生前常为那些等待器官移植的人士之不幸遭遇感到哀嘆,因此他们相信咪咪一定会很乐意地將她本身的器官捐出,遗爱人间。 当週三(7月28日)早晨医生宣告咪咪脑死后,其家人便为她准备一切身后事。晚上7时,一支来自吉隆坡的专科医生与马六甲班台医院的医务人员配合,將咪咪的器官取出,马上安排移植至需要的人们体內。 捐出器官7人受惠 据咪咪的姑姑张雅兰表示,咪咪的心瓣共分捐予3名儿童,而两个肾则分別有4人受惠。换句话说,总共有7人受惠。 咪咪生前是一名开朗、漂亮而又独立的时尚女性,身为室內设计师的她追崇一切美丽的事物,虽然她的骤然离逝给家人留下几许遗憾,然而她让7个不幸的人士重拾新生,其生命的终结因此写下美丽的句点且显意义不凡。 星洲日报/古城‧2010.07.29 [source: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07871?tid=8#] 捐献遗体器官是在自愿、无偿的原则下进行的。尽管不幸离开后,还能遗爱人间,为他人造福,为自己积德。如何填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