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an: Homo sapiens by CJ

我们时时都在探讨自己;我为何活着,我生前是什么,我死后会如何。我们反反复复的问自己,我是谁? 每个人都会有不一样的答案。就算是同一个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也会有不同的答案。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是没有对与错的。 从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皮肤,意识,这所谓的六个感官,我们接触和认识了世界。这就是外间的存在。那有了外,这个感受着和思考着的存在者,就是我。 法国哲学家笛卡儿(René Descartes)说:Cogito, ergo sum,意思是:我思故我在。 我是谁?这个其实问题被我们自己复杂化。它的答案,可以说这个问题本来就不存在。 当我们认为我的存在后,我们就会开始执着,对事物也会有偏爱和嗔恨的分别心。烦恼的开始,也就从我要这个,我的那个,我是这个等等,因“我”执着而起。 有一位有智慧的人告诉我:如果你诚恳自问:‘我是谁’,不久你就会体验到断绝思维的阶段,这叫‘不知之心’。 不知之心并不是指我们对事物的认识多少,或是对事物的了解,而是为起念之前的心。当我们做任何事时,就是纯粹去做就是了。 试想想,有多少个人能吃饭时只是吃饭,不去想为什么要吃饭、吃着什么、好不好吃、功课工作如何了、吃后要做什么等等。吃饭时只是纯粹吃饭,不亦乐乎? 另外一个例子:我们帮助一个患病的人,我们只是纯粹去帮,不去思考结果或回报,没有我的存在或我在帮。单单纯粹的去帮他,只希望他康复,不亦乐乎? 纯粹去做的背后含义必须具备智慧、信心、积极及不伤及终生生命的元素,就会达到无我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