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刑福兴 Archives - juesatta (CJ Photography)

布料店与妈妈

By | Beautiful Melaka, Chinese calligraphy, Photography | 8 Comments
与妈妈(穿黑衣)到Jalan Kampung Pantai的一间布料店。照片里的另外两位是老板和老板娘。除此,还可以看到怀旧的车衣机。

与妈妈(穿黑衣)到Jalan Kampung Pantai的一间布料店。照片里的另外两位是老板和老板娘。除此,还可以看到怀旧的车衣机。

好久没有打中文字了。上个星期,难得比较得空,便与妈妈到Kampung Jawa吃潮州粥。这两个月,都吃了很多的潮州粥。可以说,平均一个星期吃一次。

那天吃了之后,妈妈说想买些布料,缝件裤子给妹妹。我们便到Jalan Kampung Pantai一间历史悠久的布料店。恰好想拍些Kampung Jawa的街景,便带了相机,想想何不拍些布料店的照片?

下了车,进了布料店,发现这件布料店和里面的装潢都很旧,历史也许比我的年龄还长。最引我注目的是,店后墙上挂有一张刑福兴老师的挥春墨迹:一家欢笑春风暖,四季平安淑景新。好不温馨!

问了老板,原来老板和福兴老师研究过书法。福兴老师是孔教会的书法老师,写的字总是那么的洒脱,看了很舒服。想想:我也好久没见到福兴老师了。

布料店后面的窗外就是马六甲河了,再看看窗边挂着的福兴老师的挥春、上面古老的时钟、右边的鲤鱼图、左边春字帖、加上一个传统日历,还真有春天的气息。顿时,让我想起了以前婆婆的家,也有那么个气氛。人说:这种睹物思旧的心情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妈妈和店老板与老板娘聊了一会儿,才知道老板与老板娘都认识我的婆婆。其实也不奇怪。以前婆婆的家离这间店不远,而且街坊们都认识婆婆和她亲切的笑容。最近,我也见到了认识婆婆的人,都说婆婆是个慈祥的老太太。

妈妈选了些合适的黑布料,我也要求说想有件运动裤,希望妈妈能做一件送给我。她答应了,便多买些布料,然后打道回府了。

好久没有和妈妈这么出来了。才知道,当时身为游子的我,离家那么多年都没有好好照顾妈妈。现在回到家了,更应该多陪伴身边的家人。

看见妈妈选布料时,手上的皱纹如层层的布料,多么的感叹。。。

刑福兴老师的挥春墨迹:一家欢笑春风暖,四季平安淑景新

刑福兴老师的挥春墨迹:一家欢笑春风暖,四季平安淑景新

层层的布料

层层的布料

老板正在剪着妈妈所选的布料

老板正在剪着妈妈所选的布料

老板娘在忙着车缝庙堂的布条

老板娘在忙着车缝庙堂的布条

色彩鲜艳的布料

色彩鲜艳的布料

镜中的老板娘

镜中的老板娘

符永刚博士的收藏的墨宝真迹

By | Chinese calligraphy, Juesatta art, Photography | No Comments

海南会馆里的天后宫.楼下展示海南会馆所收藏的字画

在农历元宵节的前一天,书法老师刘明亮邀请我到马六甲的海南会馆,去参观符永刚博士的墨宝真迹和第三届符永刚杯书法赛。当明亮老师在筹备书法赛的一场讲座时,他致电符永刚先生,希望符永刚先生能当讲座会的讲师,和大家分享书法;符永刚先生给了明亮老师一个惊喜,除了他会在当天配合活动,也会展示他所收藏中国清代以来各大书法家的墨宝真迹。

当晚,除了有很多的人踊跃参赛,会场还展示了海南会馆的书法珍藏和符永刚博士的珍藏品。大家都有缘欣赏了自清朝以来到当代的书法家包括了何绍基、沈鹏、康有为、徐悲鸿、罗振玉、吴昌硕等等的真迹。这些墨宝书法有甲骨文、金文、篆书、隶书、魏碑、楷书、行书、草书等等各体。

在书法赛后,刘明亮老师和符永刚博士给了一个很有意义的书法讲座,符博士说:“我们学书法能只学一体,必须博取众长,或转益多师,这样才能创作出自己灵魂的作品,成为书家;不然,就是停留在写字写字的阶段。”

这是明亮老师和我认识的另一位在孔教会教书法的老师刑福兴先生,所给的建议都是一样的。越是把自己的思维封闭起来的人,越难写出好字。书法和绘画不一样,非表面的创作。书法是有传统的根,却不局限于传统的思维;必须于时并进却又不能忽略传统的文化价值。

当我、蔡天成先生、明亮老师和符永刚博士在挂展览品时,我们一面挂,他们一边评论这些各大书法家的字。从中他们的谈话中,可以知道他们对书法的有多了解与热爱。他们能说出作品的书法家是受何人的影响、大约多少岁写的、为何人而写的等等;让我知道原来从一位书法家的真迹中,能了解到他的人生经历和修养。譬如一位书法家的两幅真迹中,明亮老师他们能分别是80岁前或80岁后写的,因为他所经历了人生不同的阶段,笔触流露出个人的性格涵养。

以下是我在会场拍摄的照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