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妈妈 Archives - juesatta (CJ Photography)

Happy Mother’s Day 2012

By | Compassion, Photography | No Comments
Happy Mother's Day (Khmer mother and daughter, shot in Cambodia)

Happy Mother's Day (Khmer mother and daughter, shot in Cambodia)

Your arms were always open when I needed a hug. Your heart understood when I needed a friend. Your gentle eyes were stern when I needed a lesson. Your strength and love has guided me and gave me wings to fly.

To all mom, a Happy Mother’s day. Big thanks for all your unfailing sacrifices and the unconditional love you’ve been giving us!

五月的康乃馨,没有雍容华贵的姿态,没有浓香四溢的味道,只是平平淡淡的样子,就如日夜操劳、毫无怨言的母亲。

祝全天下妈妈,母亲节快乐!

请照顾我女儿

By | Compassion | No Comments
特列宁·晃子《请照顾我女儿》

特列宁·晃子《请照顾我女儿》

“妈妈生下你这么可爱的小宝贝,妈妈想要陪伴你,教你很多事,和你说很多话……但妈妈没办法陪你一起长大……”日本年轻妈妈晃子,怀孕时才知患上脊髓恶性肿瘤,自知时日无多,不能陪伴女儿尤莉亚长大,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她透过写书,教女儿人生哲理,字里行间,倾尽母爱,感动人心。

晃子已於2008年2月25日离开人世,走时只有36岁,那一年尤莉亚只有2岁,今年已6岁。

晃子是在2006年诞下精灵可爱的尤莉亚。但命运捉弄她,一边迎接新生命,一边却要面对自己生命的终结。

万般不捨也不能改变命运,她將对女儿的无限牵掛化成文字,写成了“遗书”《请照顾我女儿》,这本书日前更翻译成中文版。

纵然化疗令身体虚弱的晃子连提笔的力气也没有,她仍竭力口述录音,將生命里各种课题――朋友、吵架、恋爱、金钱等娓娓道来,要教女儿人生智慧,教她如何做一个女生。

口述录音教女儿生命课题

晃子在每段录音,都充满元气地跟尤莉亚说早安,每句话都充满关爱和思念,她把握一分一秒向女儿做最后告別,希望留下这书作女儿的礼物。这份礼物,母爱满泻。

晃子希望女儿將来读起妈妈留给自己的书,知道妈妈的爱及面对的痛苦抉择。

晃子在怀女儿时腰痛得厉害,初时以为是普通孕痛,到一天痛得无法走路,才发现脊髓有恶性肿瘤。於是,在保住自己还是孩子之间,她面对痛苦选择。因为分娩后才治疗將有生命危险,但她最终选择保住孩子。

晃子死前的遗愿,就是希望读者看了她的书后可以写信给尤莉亚,照顾尤莉亚,给尤莉亚力量成长。

妈妈想用各种方式,陪伴未来的你……

写给我的亲亲尤莉宝贝,妈妈要用笔写下给你的话,用声音录下对你的叮嚀,妈妈的生命已经接近终点,但妈妈想用各种方式,陪伴未来的你……妈妈每天看你一天天的长大,你的笑容像天使一样,脸蛋像花儿般灿烂,但妈妈的生命却一天天的削减,在病房独自面对孤独与恐惧,有甚么办法可以让时间走慢一点,陪在你的身边久一点?如果你看了这本书,能够知道妈妈在甚么样的心情生下你,时时刻刻为你?想写下这些话,那么妈妈就感到非常非常幸福了……

2月6日妈妈剖腹生下你

妈妈从2005年秋天开始生病。那年夏天,妈妈才怀了你,所以发现时,你还在妈妈子宫里……10月之后,腰突然很痛……医生都说“你是孕妇”,既不为我做检查,也不做任何治疗,只说“等你生完孩子再治疗……”

进入12月后……双腿开始发麻,排尿困难,走路都开始有问题……医生说脊髓出现肿瘤,要马上动手术切除,妈妈嚇坏了!

因为在怀孕状態下不能接受癌症治疗,如果以妈妈的治疗为优先,就必须让你早產,这代表你无法像普通的小宝一样出生的可能性很高……然后,妈妈向爸爸保证,一定会带给他一个健康小宝贝。妈妈问爸爸:“Do you really want this baby?”爸爸哭著说:“Yes,对不起,I want both。”

2月6日妈妈剖腹生下你。

尽可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好好享受人生!

尤莉亚,你是女生,所以我相信你不至於和別人打架,但可能会常常和別人吵架,和爸爸,还有朋友……人不是单独活在世界上,必须和很多人產生交集。一样米养百样人,当然可能遇到合得来或是合不来的人,在和这些人相处的过程中,难免会发生爭执。

吵架不是坏事,但更重要的是,吵架后要言归於好。和好的秘诀在於“隔一夜”……隔了一夜,双方心情平静下来后,就可以冷静思考。

活在人世,要尽可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好好享受人生!

要记住,绝对不能先有后婚

在瞭解对方的心意之前,整天都提心吊胆,心神不寧,对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会让人的心情跟著一喜一忧(笑)。学生时代有很多时间,也有很多对象,可以谈很多恋爱,和同学一起分享恋爱的点滴也很有趣。

再长大一点之后,就要展开一场寻找人生伴侣的漫长恋爱旅程……这时候的恋爱和以前那种只要不喜欢,马上就分手的恋爱方式不同,可以花更长的时间观察对方。

不要忘记“即使再亲密,也要注意应有的礼节……”

每个女生都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和喜欢的人结婚……尤莉亚,要记住,绝对不能先有后婚。

[source: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43976?tid=2]

妈妈老了

By | Compassion, Photography | No Comments
曾经的

曾经的

妈妈老了,这是早就知道的事实。已是第三次做寿了,能不老吗?但原来这只是头脑知道,心里压根儿没认同过,一直到最近回家才不得不承认。妈妈炒的菜怎么再也不清脆可口了,分不出是菜汤还是炒菜。妈妈的厨艺一直来都是家人的最爱,虽然偶尔失手过,但还没吃厌过。以前学炒菜时,妈妈说最重要的是掌握火候,还有千万不要加水,加入少许蒜头即可炒出一道清脆可口的菜肴。可是如今,我看到的是妈妈放入青菜后,隨即是加入一碗水,不像是炒菜,倒像是在燜菜。吃在口里,食不知味,QQ的口感没了,熟悉的味道全没了。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心里完全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妈妈再也无法咀嚼清脆的青菜了。

想一辈子当母亲眼中的小孩

妈妈一生辛劳,养育九个子女,即使是挺个大肚子,依然砍柴挑水干粗活。实在不愿相信那个曾经走在你身旁为你挡风遮雨的背影有天在你不警觉时竟会落在你身后,而你必须在人群中搜寻她的踪影。

不愿接受那个曾经紧握你小手越过马路的双手有天需要你扶一把,等她一会儿,耐心地牵她过马路。

不愿接受前一刻明明彼此才互相起劲谈话,才一会儿,她竟然坐著呼呼地睡著了。做子女的不愿接受母亲会老的事实,想一辈子做母亲眼中的小孩,当永远的孩子,享受母亲的呵护。忘了自己已经身为人母,依然沉醉在记忆中儿时的妈妈,那个不知何为疲惫,时刻精力充沛,终日为家人奔波的身影。硬朗敏捷的身子再也无法抵挡岁月的侵蚀,真是岁月催人老啊!

身为最小且最迟出嫁的女儿,今年终於有机会第一次替妈妈拜寿,心里祈祷这不是唯一的一次。我对妈妈说,希望你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因为我希望往后还能为你拜寿。妈妈感慨地说不知是否还能等到另一个十年,同辈的只剩下两三个了。对一个年长者,能健康的再活十年確实是个奢侈的梦想,这何尝不也是子女的一个奢望呢?

回娘家,回娘家,实在不敢想像没有娘在的娘家,回去时会是甚么苦涩滋味?出嫁的女儿可以回娘家实在是一种幸福。有天这种幸福感只能在记忆中去追溯了。

[文:丽华,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

妻昏倒变植物人‧小贩愁医药费全家陷困

By | Compassion | One Comment
王月芳从昏迷中醒来后变成植物人,丈夫薛顺安(左)在旁细心照顾,每天为她定时抽痰。(图:星洲日报)

王月芳从昏迷中醒来后变成植物人,丈夫薛顺安(左)在旁细心照顾,每天为她定时抽痰。(图:星洲日报)

(马六甲24日讯)5个月前辛苦生下一名白白胖胖的男婴,不料2个月前的一个下午,37岁的少妇王月芳在给嗷嗷待哺的儿子喂奶时突然昏倒,结果成为植物人,导致原本快乐的家庭,顿时失去欢笑,全家都为月芳担心,更为將来照顾月芳的费用而烦恼。

月芳与丈夫薛顺安(夜市鸡贩,38岁)育有3名儿子,长子薛家豪(12岁)、次子薛家诚(9岁),以及幼子薛家伟(5个月大),他们住在慕查化沙花园,原本生活得非常开心。

出事前,月芳是一名勤奋的家庭主妇,照顾孩子,把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也没有病痛。无奈天意弄人,一次昏倒让她成了植物人,令人同情。

感觉劳累一倒不醒

丈夫薛顺安表示,今年9月17日下午5时,月芳在家里给2个多月大的儿子喂奶,突然,她告诉长子很累,想要休息。话刚说完,整个人就昏倒,手上抱著的儿子也摔在地上,所幸没有大碍。

他说,长子见状,马上上前叫醒妈妈,可是无论怎么呼唤,月芳就是叫不醒,於是,长子焦急地拨电话给他。

叫不醒妈妈儿子求救

“儿子告诉我妈妈昏倒了,我以为只是一般工作太累而昏倒,要他去推一推妈妈,儿子告诉我,试过了很多办法,就是叫不醒妈妈,这时我才惊觉事態严重。”

他表示,当时他在麻坡的实廊夜市摆摊,无法第一时间赶回来,於是要儿子向住在附近的舅公江万利求助,在后者的协助下將月芳送到爱极乐班台医院抢救。月芳被送抵医院时一度停止呼吸,心肺也停止操作,经过抢救后才恢復呼吸。

他说,月芳过后被送入加护病房接受观察,当时还是昏迷不醒,一直到五六天后醒过来时,却变成植物人。

杨焕源(左2)等人登门拜访及慰问薛顺安及其植物人太太王月芳。(图:星洲日报)

杨焕源(左2)等人登门拜访及慰问薛顺安及其植物人太太王月芳。(图:星洲日报)

脑缺氧变植物人

他指出,医生指太太脑缺氧,才会变成植物人,而且也不看好会甦醒过来。

照料太太无法摆摊

2个多月后,月芳获准出院,可是医药费却高达13万令吉,庞大的医药费令全家人难以应付,虽然扣除了5万令吉的医药卡,还是得缴付8万多令吉,最后只有四处向亲友借资,筹足医药费才顺利出院。

他指出,月芳是在两天前才出院,虽然已经可以自行呼吸,可是无法进食,而且要定时替她抽痰,一天大约要抽痰十多次,每抽一次就要使用新管子,每支管子数令吉,长期下去也是一个负担。

他说,家人也要定时通过管子给月芳输入液体食物。“月芳出事后,我无法如常去夜市摆摊,家里只有59岁的母亲江招娣及3名孩子,月芳又要人照顾,加上要购买月芳的辅助品,令我备感吃力。”

薛氏的摆摊地点都在外坡,例如麻坡、东甲及利民达。太太出院后,因为要照顾太太,无法出坡摆摊。

福利局官员王诗娘(右)向杨焕源等人讲解申请福利金的手续。左是月芳家婆江招娣。(图:星洲日报)

福利局官员王诗娘(右)向杨焕源等人讲解申请福利金的手续。左是月芳家婆江招娣。(图:星洲日报)

!!目前筹获1万善款

为了协助薛氏,马华武吉卡迪区会已经为植物人王月芳开设一个银行联名户头,同时为她筹获1万令吉的款项。

武吉卡迪区团团长杨焕源表示,上述在大眾银行开设的联名户头,需要3个人签名才能领钱,其中一人就是王月芳的丈夫薛顺安。该户头是:3164127807(Seet Soon Ann),希望各界善心人士踊跃捐款,帮助薛氏一家人。

他说,该区会在上星期的马青尊师重道晚宴上,成功为王月芳筹获5千令吉,而爱极乐高原宫也捐出5千令吉,目前已有1万令吉。

王春成(右5)移交5千令吉支票给薛顺安。(图:星洲日报)

王春成(右5)移交5千令吉支票给薛顺安。(图:星洲日报)

盼善者捐款渡难关

 

杨焕源今天登门拜访薛顺安一家,以及移交5千令吉支票予对后,向记者发表谈话。在场者包括马华甲州法律局主任黄妙霞、武吉卡迪区会社会发展及乐龄人士局主任陈延东、区会志工团主任赖志强、副主任李钦安、爱极乐新镇支会主席王春成、署理主席江万源、副主席周泗、財政黄金来、区会福利官李春源。

杨焕源说,该区会將继续给予薛氏一家援助,也希望各界人士支持,捐款帮助他们,户头帐目將会公佈,以示透明度。有意捐款或任何询问可联给杨焕源012-6821511、王春成019-6563878、赖志强012-6362239。

此外,黄妙霞表示,以上联名户头,马华会严格监督,確保每一分一毫都用在王月芳的医药或生活费。

福利局官员王诗娘今天也前往薛家处理申请福利援助金手续,一旦获批准,王月芳每月可获得300令吉福利金。

薛顺安一家在去年母亲江招娣生日会上的全家福。次排左2青衣者为王月芳。(图:星洲日报)

薛顺安一家在去年母亲江招娣生日会上的全家福。次排左2青衣者为王月芳。(图:星洲日报)

星洲日报/古城‧2010.11.24
[source: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22677?tid=8#]

孩子,永別了!

By | Compassion | 3 Comments

Postcard (photograph by Ilja Hackman)

Postcard (photograph by Ilja Hackman)

当早晨醒来时,没有你熟悉的问候声。“妈,昨夜你睡得好吗?”若我说全身酸痛,你会帮我按摩。偶尔,当我仍瞇著眼睡著时,你会调皮地把手试探我是否尚有呼吸。

与以往一样,你如常地与我告別。“妈,我去做工了!”你还和你可爱的孙子玩起来。“来,慷慷吻公公一下。”3岁的慷慷却拒绝了。你说,“好,慷慷不吻公公,公公叫家里的鱼也不要跟你好。”慷慷却说你叫鱼不跟我好,我上楼叫妈妈跟我好。你索不到孙儿的吻,转身带著笑声驾著三菱四轮车往关丹路金山园工作去了。没想到这样的告別却成了永別。

儿呀,彭光富会坚强地走下去

那天下午四时许,天空忽然无比的黑暗,天仿佛快塌下来了。接著,刮起大风,下起了好大的雨。心中忐忑不安。我像以往般,虔诚地向老天爷祷告,请保佑我儿平安归来。然,那天老天爷好像听不见我的祷告。不久,却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消息,你车祸身亡了。

孩子,你可否听见妈妈的呼唤。妈妈好多天没听见你归来告诉我“妈,我回来了。”睡前,你习惯性拿著报纸念新闻给我这老太婆听。你总喜欢赖在我的床上听我细诉过往的陈年往事。有时,你还与我分享一些彭氏公会的点点滴滴。妈妈喜欢习惯性有你的陪伴,妈妈再也听不到你的贴心问候。妈妈好心痛,为何到了这把年纪老天爷还要我歷尽这种的生死离別。儿呀,请安息吧!妈妈会坚强地走下去,或许等至百岁时,妈妈会再与你相会。

白发苍苍盼我儿,不闻往日归来声,
可恶巨霸毁天伦,九十旬来丧儿痛,
今生母子情缘尽,还盼来生续情缘。
忆: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车祸身亡的彭光富。

文: 翠燕,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

布料店与妈妈

By | Beautiful Melaka, Chinese calligraphy, Photography | 8 Comments
与妈妈(穿黑衣)到Jalan Kampung Pantai的一间布料店。照片里的另外两位是老板和老板娘。除此,还可以看到怀旧的车衣机。

与妈妈(穿黑衣)到Jalan Kampung Pantai的一间布料店。照片里的另外两位是老板和老板娘。除此,还可以看到怀旧的车衣机。

好久没有打中文字了。上个星期,难得比较得空,便与妈妈到Kampung Jawa吃潮州粥。这两个月,都吃了很多的潮州粥。可以说,平均一个星期吃一次。

那天吃了之后,妈妈说想买些布料,缝件裤子给妹妹。我们便到Jalan Kampung Pantai一间历史悠久的布料店。恰好想拍些Kampung Jawa的街景,便带了相机,想想何不拍些布料店的照片?

下了车,进了布料店,发现这件布料店和里面的装潢都很旧,历史也许比我的年龄还长。最引我注目的是,店后墙上挂有一张刑福兴老师的挥春墨迹:一家欢笑春风暖,四季平安淑景新。好不温馨!

问了老板,原来老板和福兴老师研究过书法。福兴老师是孔教会的书法老师,写的字总是那么的洒脱,看了很舒服。想想:我也好久没见到福兴老师了。

布料店后面的窗外就是马六甲河了,再看看窗边挂着的福兴老师的挥春、上面古老的时钟、右边的鲤鱼图、左边春字帖、加上一个传统日历,还真有春天的气息。顿时,让我想起了以前婆婆的家,也有那么个气氛。人说:这种睹物思旧的心情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妈妈和店老板与老板娘聊了一会儿,才知道老板与老板娘都认识我的婆婆。其实也不奇怪。以前婆婆的家离这间店不远,而且街坊们都认识婆婆和她亲切的笑容。最近,我也见到了认识婆婆的人,都说婆婆是个慈祥的老太太。

妈妈选了些合适的黑布料,我也要求说想有件运动裤,希望妈妈能做一件送给我。她答应了,便多买些布料,然后打道回府了。

好久没有和妈妈这么出来了。才知道,当时身为游子的我,离家那么多年都没有好好照顾妈妈。现在回到家了,更应该多陪伴身边的家人。

看见妈妈选布料时,手上的皱纹如层层的布料,多么的感叹。。。

刑福兴老师的挥春墨迹:一家欢笑春风暖,四季平安淑景新

刑福兴老师的挥春墨迹:一家欢笑春风暖,四季平安淑景新

层层的布料

层层的布料

老板正在剪着妈妈所选的布料

老板正在剪着妈妈所选的布料

老板娘在忙着车缝庙堂的布条

老板娘在忙着车缝庙堂的布条

色彩鲜艳的布料

色彩鲜艳的布料

镜中的老板娘

镜中的老板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