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 too

09 Apr: 芙蓉沉香的蜈蚣山天师宫

去年到好友Kelly在芙蓉的婚礼晚宴时,她介绍过我蜈蚣山的天师宫,这个芙蓉其中出名的旅游景点。蜈蚣山是在森美兰州的芙蓉的沉香,天师宫则是倚蜈蚣山而建,已经有140多年的历史了的庙,但依然风光明媚。从芙蓉镇到那里只需要5-10分钟。当时我赶着去晚宴,所以没法到蜈蚣山。 上个星期,Ah-Too邀请我一同从马六甲到芙蓉去接Wee-Peng回马六甲。Dylan与我和Ah-Too便三人同行。因为早到芙蓉的关系,我建议他们到蜈蚣山去看看。到了芙蓉,已经天不作美了,下起细细小雨。 经过了芙蓉镇,我们便依来自芙蓉的朋友Wendy的指示,到达了蜈蚣山山脚下,然后要的走一段小路是斜岭,汽车驾驶上去,便到了天师宫。那里风景真的很优美,能俯视整个芙蓉,把芙蓉景色尽收眼帘。尤其在这个下着细雨的天里,蜈蚣山的风景更是犹如世外桃源。 说到蜈蚣山的特色,莫过于它的长达12尺全身赤红的“百足灵物”巨型蜈蚣像。除此之外,还有招财蟾蜍、观音娘娘、齐天大圣、青云台及八仙园游等景点。传说山上常有蜈蚣出没,那里流传着有人因为见过白蜈蚣而鸿运当头,因此每年吸引无数来自远方的香客或游客到来碰运气,但求一睹白蜈蚣的异彩。 我在网上找到了这个蜈蚣山的传奇: 很久很久以前,一个为求发达的孩子,离乡背井寻找财路。终于有一天,这个孩子衣锦还乡,但却变成一个不孝之徒,他把含辛茹苦将其养育成人的母亲弃之不顾。最后,孩子受到应有的惩罚,他被化为一艘永不启航的「石船」,被安置在芙蓉沉香………。 长长的斜坡,伸延到丛林处,高高的山头,有艘石船;半山腰际有只大蜈蚣,长年累月的藏身蜈蚣树,它与石船相伴相随,没有人知道蜈蚣和石船的关系,也有人怀疑蜈蚣是被爱儿抛弃的母亲所变,但是蜈蚣圣山(又名百足山)之名不尽而走。 再来是天师宫的传奇: 天师宫设在高山「石船」中央,冥冥之中早已有安排。话说百多年前,蜈蚣山原是一片荒芜,毒蛇猛兽横行,当地居民深受其害,经常遭侵袭而蒙受死伤威胁。 为了保佑出入平安,当地居民便在山林中安置张天师神位,日夜供奉和膜拜。因为相传张天师是古代一名道士,专门扑妖抓鬼,法力无边,于是这个有欠安宁的山林,自然请到天师前来坐镇。 不过,在经过一段日子后,山脚下居民请来乩童向天师请安问事,却反遭天师要将其神位改迁山顶上。 当时的山顶更是一片荒芜,除了怪石嶙峋和老树野草外,空无一物。但是这些对张天师意旨感到为难的居民,在前往山顶为寻求神位时,却意外发现毫无人迹的山上的空旷地上早已插有一扎香,似乎在冥冥中已对天师的神位有所安排。 由于时间紧迫及天气的关系,我们只逗留了大约半小时。上了香后,我们也无法观赏一一的景点,更不用说能拍很多的照片了。 非常感激Ah-Too与Dylan的同行陪伴。也要谢谢Kelly介绍这个地方与Wendy的指路,我们三人才有机会到蜈蚣山。除此之外,也谢谢Wee-Peng请我们吃美味的芙蓉烧包。由于我们都认识一些来自芙蓉的朋友,我相信我们还有机会到芙蓉去参观,更能到这个蜈蚣山,去补上这次无法欣赏到的景点的遗憾。

11 Feb: 活在我们的记忆中的刘妈妈和Victor Chan

今天中午,我收到了两个震撼人心的消息:我的好友,Ah Too的母亲(刘妈妈)和我的好友Victor Chan去世了。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这两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令人难以置信。 几个星期前我见到了刘妈妈。当时她还很健康,还是一样的情切待人。在我的记忆中,刘妈妈一直都是一位好母亲,顾家的人,待人都是和蔼可亲的。没有想到的是,再次见到她,已经是躺在病床上了。自从刘妈妈中风送入医院,开刀动手术,之后一直昏迷到今天离开了大家,一切都像转眼间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失去刘妈妈就像失去了一个好母亲,像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Victor从中学以来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都是热爱旅游的一群,曾经结伴到槟城、浮罗交怡岛、热浪岛等等去游玩。每次我们和父母提到Victor时,我们都形容他是住在吉里望的赛跑高手。 处次之外,Victor还是个多才好学的人,他时常给与我网站设计和旅游的建议和咨询。几个星期前,我们才通过电话,讨论要一起设计一个网站和分享摄影的兴趣。我们还打算在农历新年期间给对方拜年。Victor就这样突然的离开了,让大家都无法接受。 我傍晚到Ah Too的家。他和他的家人都很好。幸好医生也在几天前就叫他们做好心理准备,让他们也开始面对了。然而,Victor的离开真的很突然,很让人悲伤。我们不知道他的家人,女友和朋友们将会如何面对。我们能做的是为他们祈祷。 刘妈妈和Victor:你们将会一直活在我们的心里。愿你们已到了一个充满爱的世界。 一个有智慧的人曾经告诉我:很肯定的是我们都会死,不肯定的是何时和如何。有些人认为死是必须经过的,每个人都要面对,所以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个原理是很好一直到那个人将要面对死亡。世界不同的文化和宗教大致上都说明了死亡不是结束,还有不同的世界。但是现代科学发达的年代,多数人都认为死亡就是结束,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我们没有明确与真正对死亡后的了解,我们将会活在一个没有最终目的人生。 那些相信自己在自己离世前还有许多时间准备,到了那一刻还是被遗憾包围着。但那时才察觉,是否太迟了? 据瑞士出身的精神科学家兼On Death and Dying一书的作者Elisabeth Kübler-Ross,只有真正去了解死亡,具有无私的爱,具有智慧,死亡才变得很安宁祥和,人生也会有很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