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as

27 Feb: 澳洲很大,关丹很小

前阵子见到导演陈翠梅,她告诉我,她把电影工作室从吉隆坡搬到北京去了。 在电影世界,吉隆坡太小,北京算是比较大;翠梅需要更大的空间,去实现她许多对电影的想法。 她曾经获得多项国际电影奖,而她还那么年轻,就像个小女生似的。走出大马,相信她会有更大的成就。 不过,走出大马,不是出走大马。她有时放下在北京的工作,回到老家关丹;不是为电影,而是为了她的家乡。 澳洲的莱纳稀土公司,准备在关丹设立一座大型稀土提炼厂,大马政府也已经“有条件”的发出临时营运执照。 稀土提炼过程,以及废料会释放辐射,这是科学常识。儘管政府和莱纳一再说,这座稀土厂会做好安全措施,保证不会让辐射外泄。 当地人不放心,也不愿意以自己的安全,作为別人的筹码。翠梅率先以行动反对,她拍了反稀土厂短片《辐射村的求生手册》,已经在荷兰鹿特丹影展放映,之后还会到其它影展放映。 过年期间,她更在直落尖不辣海边举办“为关丹守岁”,率眾进行数日聚会抗爭活动。 小女生的诚意和意志,让人感动;从她的身体力行也领悟到,外头的世界很大,家园相对很小;但是,就因为它小,而且只有这么一个,更加需要爱护和保护。 纵使稀土厂很安全,依然摆脱不了潜伏的危险;万一发生事故,对一个小小的家园,可能造成很大的危害。 用简单的逻辑来想,澳洲面积是770万平方公里,全球排名第6,比马来西亚大出20倍;而澳洲人口只有2千2百万人,比大马还少。 澳洲那么大,很多地方人跡罕至;莱纳应该轻易的找个地方设厂,万一出事,伤害可以控制在最小的范围。 关丹这么小,方圆30公里,人口却有70万人;一旦出事,居民往哪儿去? 莱纳弃澳洲而就关丹,还必须把澳洲开採的稀土,通过5千多公里的航线,运输到关丹;成本增加之外,也耗时费日。 澳洲人难道那么缺乏生意头脑? 当然不是,而是因为澳洲把安全放在经济利益之上。 要在澳洲设立稀土提炼厂,怎能通过严格的环境评估,澳洲人又如何能够接受? 大马政府4部门建议莱纳把稀土废料运回澳洲,或是一厢情愿;国际公约禁止废料跨国运输,澳洲政府也已声明不回收稀土废料。 大马既非稀土生產国,更不是主要的消费国;要以大马作为中介,关丹首当其衝,代价太大,没有必要。 澳洲那么大,莱纳还是应该回头,自己想想办法吧! [文:郑丁贤,刊登于星洲日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