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ur strays Archives - juesatta (CJ Photography)
1461
archive,tag,tag-save-our-strays,tag-1461,qode-quick-links-1.0,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2017.07,qode-theme-juesatta,wpb-js-composer js-comp-ver-5.2,vc_responsive

[caption id="attachment_11854" align="aligncenter" width="850"] My name is Fei Fei. I was a stray puppy.[/caption] 'My name is Fei Fei. I am 8.’ ‘I was a stray puppy until I came into CJ's family. They now have a family and a furry daughter like me.’ ‘When I am free, I love to run and swim in the stream nearby. I think slippers are nice to chew.’ ‘Cats in the family are my friends. I love more of their dry food than my own food. I've stopped many fights between my friends with others.’ ‘I love human. Sometimes they can be unpredictable yet they are very obedient....

[caption id="attachment_10303"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狗儿看到米伯走进范围內,都热情的趋近他。(图:星洲日报)[/caption] (吉打‧亚罗士打19日讯)无怨无悔照顾600只流浪猫狗,住在亚罗士打的马来夫妇米伯和哈丽查的爱心让动物也铭感於心,更上演义犬救主的感人情节。 米伯夫妇3年前目睹猫狗无人照顾,一路接收“领养",迄今,夫妇俩收养的猫狗已从数十只,增至逾400只狗和200只猫! 拉回岸上集体狂吠唤救人 米伯收养的猫狗,当中不少是患病的,太多猫狗要照顾,哈丽查曾因操劳过度,晕倒在河边。 庆幸的是,当时在场的狗只,竟齐心协力把她拉回岸上,让哈丽查免於溺水。 犬群过后更不寻常地集体狂吠,召唤米伯前来救妻。 这起义犬救主的美事让两夫妇津津乐道,也让无怨无悔为猫狗服务的两人备感安慰。 阿玆米(54岁,人称米伯)说,太太约5个月前,在为狗住所进行日常打理工作时,因太劳累头晕累倒河边。 哈丽查(64岁,人称为丹姐)回忆说,她当时想爬起来,但有心无力,所幸狗儿发现后群起救她,否则河水水位若提昇,就可能被淹死了。 米伯说,他听到狗儿狂吠,走过去看个究竟,才知道太太出事了。 他补充,自己过去15年患有哮喘病,须用气雾剂,近三四年忙於照顾猫狗,已忘了哮喘和气雾剂这回事;这或是他爱护並照顾小动物而来的福气。 [caption id="attachment_10304"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这只狗走路时只能用两只前腿,后腿则是交叉並拖着走。(图:星洲日报)[/caption] 流浪狗受伤被虐 都收留照顾 早在1990年,住在花园民宅的米伯和家人,看到无家可归、经常挨饿的流浪狗,心里萌起了怜悯之心,总在晚上邻人没留意时,煮东西给这些流浪狗吃。 因为怜悯之心,米伯开始接触狗只;约3年前,米伯和太太搬到区內一河岸旁,並將常餵食的逾30只狗一块带来,同行的还有约40只猫。 阿玆米和太太原本主要收养患病、生疥癣或残障的狗只,此外每次看到在外流浪、受伤、被虐或被车撞倒的狗只时,都会带回来照顾。 后来演变到公眾自行將猫狗带来让两人收留。 米伯说,他並非富有人,全职照顾狗並不是为了要出名,纯粹出於对狗的怜悯和爱心。 他强调,他的目的並非让狗儿繁殖,而是照顾受伤、残障的狗儿。 [caption id="attachment_10305"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义工们忙着搬下檳州K9 Pets有限公司赞助的一些狗粮来移交给米伯。(图:星洲日报)[/caption] 热心人纷提供狗食 不赞同猫狗安乐死 阿玆米说,他和太太清早就將狗粮分给狗做早餐,下午时分就到附近餐饮店討鸡骨,再和米煮成狗儿的食物。 他感谢免费提供鸡脚和鸡头的小贩、赞助23只狗儿结扎手术费用的人士、免费提供药品的兽医诊所医生、赞助米粮和款项的热心人士等。 米伯受SOS询问时,不赞同让猫狗安乐死,相反的希望政府理性解决问题,如將狗儿送往收留中心並结扎。 他认为,若每人都愿意收养狗只,就能轻易解决流浪狗问题。 米伯说,目前该收留地並没有水电供应,若能获资源来安装水电供应,將让中心更好运作。 “唐氏症狗" 包纸尿布 其中一只名叫Kechik(意即“小")的狗包上纸尿布,丹姐说牠是“唐氏症狗"(Down Syndrom),头斜斜,走起路来也稍微歪斜,吃喝需要他们逐口餵。 还有一只是过去曾被车撞、没获適当照料而残缺,走路时只用两只前腿,后腿交叉並拖著走,以及另一只瘫痪而行动不便的狗。 米伯说,患上疥癣和生病的猫狗、患皮肤癌的猫等,都被安置在他们住的货仓旁,和其他猫狗隔离照顾,其余则分散在两个围栏內。 [caption id="attachment_10311"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左图:丹姐说,这只狗的智力些许受损。右图:岑爱玲手上抱着包上纸尿片的唐氏症狗。(图:星洲日报)[/caption] SOS到访带来狗粮 促政府“停止杀,开始结扎" 这对夫妇和猫狗的故事,引起相关组织关注。 檳城拯救流浪狗联盟(Save Our Strays简称SOS)发言人岑爱玲和多名义工德薇、马哈斯瓦仁、凯特霖、米雪、峇拉和苏峇希妮一行人昨日探访米伯夫妇俩。 岑爱玲呼吁政府在流浪狗课题上,採取“停止杀,开始结扎"的方式。 她说,米伯是她看过收养最多狗的穆斯林,希望能借此鼓励穆斯林养狗,因为马来同胞若能养狗,流浪狗的问题就已解决一半。 她和义工们也为米伯带来了由檳州K9Pets有限公司赞助的其中四十多包狗粮。 她说,SOS会研討给予米伯其他援助,並继续和米伯密切合作。 她呼吁要为米伯提供协助和支持的人士,可联络她(012-4708308)。 星洲日报记者在场採访时,適巧来了一位华裔女子林慧毅(28岁),她说,她通过面子书发现米伯收留狗时难以置信,亲自来查看后终於相信,因此有空就会到访,看能给予米伯和丹姐甚么协助。 [caption id="attachment_10306" align="aligncenter" width="800"] 米伯准备把狗粮盛在盘子,一些狗已在旁“预备"要用餐。(图:星洲日报)[/caption] “穆斯林摸狗没罪" 虐狗吃狗肉才是罪恶 针对穆斯林对狗的避忌,阿玆米认为穆斯林触摸狗、养狗、照顾生病的狗並没罪;若虐待狗、吃狗肉,那才是真的罪恶。 他强调,不管在乾或湿的情况下触摸狗,重点是在祈祷之前,必须用泥水或河水来清洗,就没被禁止了。 他本身曾对太太说,假若一天自己被狗咬死,也不要把狗杀掉,因为狗儿若真如此做,一定有其原因,何况狗儿並不像人类般拥有思考能力。 “我们应该尊重生命,就算是一只狗的生命也应被尊重,不应受鄙视。"针对並非所有人能接受狗时,阿玆米认为,穆斯林最重要的是勿教导孩子怨恨狗,因为狗也是一条生命。 [source :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65353?t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