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Jul: 你好吗?

那年,我教着安亲班的一个小男生,当时的他是一年级的学生。有一张爱笑的脸,笑起来真的好可爱!每天早晨,当他踏入安亲班室,总会给我带来一股欢喜的动力。我们称他为小可吧!小可有一个非常美丽的母亲,清秀得像电影明星。她烤的牛油蛋糕特别香,入口即化。我对他们母子是有所偏爱的。 刚开始,妈妈说着就送小可来安亲班玩玩吧!后来,小可的成绩无法达到妈妈的要求,就是为什么不是90分以上或100分呢?为什么那么容易的题目,他竟然不会做呢?我微笑地听着他母亲的怨言,却无力地看着小可一脸沮丧,沉默的站在一旁让妈妈数落。妈妈认为小可不专心,懒散又爱玩,以及也许安亲班的老师没教好。于是,小可交到我的手上来,因为妈妈说只信任我的缘故。 之后,我对小可展开一对一的教学方式。我看着他努力地学,努力地写,埋头苦读,但是他认是记不住,……他读书的时候,眼睛会不断地眨,手与嘴巴会忍不住抽搐,非常细微的一个小小的抽搐……他仍是没有学得很好,听说,他开始被妈妈打了。美丽的母亲送着小可到安亲班时,小可再也没有灿烂的微笑,母亲脸上也总是一脸的不耐烦。 观察了好几个月,终于,我对小可说:“老师认为你做得很好,真的。”他望了我一眼,那一眼对我说着谢谢,却也同时不信任我对他的赞美。他低下了头,我却看见他的眼泪滴在桌前的作业上。他擦一擦眼泪,又继续努力地写。 不是他不要读,是他不能读 那夜,我上网找了一堆“阅读障碍症”的资料,约了小可妈妈面谈。她推却了几次,终于来了,却说:“我很忙啊,我只能给你5分钟。”我只好将资料交给她,我只有5分钟,因此我只用1分钟讲重点:“小可不是不要读,他是不能读,你别逼他,我不够专业,也许你需要找专业医生评估。”她只拿了资料,给我翻阅几页解释,话未说完,10分钟后,她就走了!从原定的5分钟到10分钟,她多给了我5分钟。之后,小可再也没来我们的安亲班了。小可的妈妈仍是礼貌的来电告知决定给小可请家教到家里来教,看看成绩会好一些吗?我只说谢谢你的通知。此时,我亦无言了,然而我时常忍不住在想,小可,好吗?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我却不忍回想起那张读着书时抽搐的脸庞。 一年以后,我突然接到小可母亲的来电,电话那头情绪激动的说着小可确实患了阅读障碍症,因为脑部先天发育的问题。不是他不要读,是他真的不能读……我想。他的母亲终于明白了他的无助了!我松了一口气,也同时放下心头大石勒。小可,今年应是六年级生了。你好吗? [文:郭淑梅(北海),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

21 Jul: 2011 瑞士雪山~少女峰

2011年12月1日 晴天 心情开心 属于我自己的街头漫步 - 瑞士雪山~少女峰 这天是我在欧洲旅游的第八天,也是身在瑞士中部的城镇因特拉肯(Interlaken)的第二天。 早啊,美丽的城镇。这儿的空气清新的不得了,没有喧哗的闹市,适度的温度,使我一夜好眠。早晨6.30的Morning Call与电话闹钟的优雅声在耳边响起,让我不得不离开那张依偎一夜的被窝。今天不是说好自由行吗?那为何那么早起身呢?因为在这2011年12月的第一天送自己一份最好的礼物。我呀,想要让自己在瑞士雪上有称欧洲屋脊的—少女峰留下自己的一步一脚印。套一句旅社留言本上的一句中文:“此生不到少女峰,枉做当年痴情女”。哈,真是这样吗? 早晨7.30待在酒店享用早餐。我在欧洲的这几天,第一次在酒店里享用到有炒饭的早餐,真是感恩啊。牛角面包,芝士,牛奶等不是不好吃,而是中餐突然显得可贵些。或许是因为这儿比较多的旅客是来自亚洲吧。 常言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所以吃完早餐大约早上8.30我就乘坐巴士出发去乘搭欧洲最高铁路~齿轮火车登上少女峰了。瑞士旅游业大部分位于阿尔卑斯山区,所以从因特拉肯(Interlaken)的道路去劳特布龙嫩(Lauterbrunnen)是窄狭也弯曲的。因为巴士沿山而道,所以一路上,入眼的窗外风景都属绿中带黄的草地或是山脉。不过,当巴士渐渐地往劳特布龙嫩(Lauterbrunnen)前进时,看入眼的却是白茫茫的雪地,枯了了的树枝上都像染了点点的白色小球球,白色三角屋塔下的木屋很可爱,山峰都盖上了雪白色,非常漂亮。这样的景色让我觉得自己好像自身在童话故事里。叮叮叮,告诉我圣诞节快到了,快把袜子挂在门前,哈。 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便抵达了劳特布龙嫩(Lauterbrunnen)火车站。我需要从这儿乘坐火车到克来雪德(Kleine Scheidegg), 那样我才可以乘坐齿轮火车登上少女峰。(这才是目地) 基本上,无论你在瑞士的任何一个地方, 想登上少女峰就必须从因特拉肯(Interlaken)的东站起程,因为这里是黄金线的中转站。而且在因特拉肯(Interlaken)这儿有火车通往卢塞恩和瑞士首都波恩等城市,交通便利。在因特拉肯(Interlaken)东站出发的火车,有分为两种航线去抵达少女峰。那就是东线和西线。如果坐从西线起程的火车就会经过劳特布鲁嫩( Lauterbrunnen ),这里以其峡谷和瀑布闻名。不过,如果做从东线起程的火车,就会经过格林德沃( Grindelwald ),这儿就以其田园风光,雪山下的民居而闻名。前提是无论选哪条航线都必须换两次火车。这两边航线的火车都会到达克来雪德(Kleine Scheidegg)。不过所需的时间就得根据途中换乘的连贯情况而略有差别。最后去往少女峰的登山火车是同属一辆火车(齿轮火车)。因为这两条航线的风景各 花入各眼,为了不让自己留下埋怨的声音,所以我选择了从劳特布龙嫩(Lauterbrunnen)登上克来雪德(Kleine Scheidegg)再坐齿轮火车登上少女峰,回返的路途我就从克来雪德(Kleine Scheidegg)往格林德沃( Grindelwald…

15 Jul: 无腿铁臂汉七小时征服海拔1491米高嵩山

山东「无腿铁臂汉」陈州(29岁)只花了七个小时,终征服中岳嵩山。被称为流浪歌手的陈州,于13岁时因从火车上摔下来,因而失去双腿,之后只能用双手代步。出事后,他仍保持乐观心态,更计划攀登内地「五岳」名山,以激励其他残疾人士自强。去年,他靠两个方形小木箱,花了12小时,终登上泰山之巅。前日,他再凭双臂成功登上海拔1,491.73米的嵩山峻极峯。 因为失去双腿,陈州前日的登山工具,仍是一直沿用的两个方形小木箱。在攀登过程中,他的双手分别握住木箱的提手,两手交替前进,屁股左右坐在木箱上,完全靠双臂的力量支撑起整个身体。由于天气炎热,故旅程亦十分艰辛,他的9岁女儿更沿途给他喂水,以鼓励父亲挑战顶峯。 「不得不佩服!」整整七小时后,他终成功征服嵩山,完成了攀登「五岳」计划中的第二座山峯。登山后,他兴奋得立即亲吻地面,并与一直伴随他攀登的妻子喻磊和儿女在峯顶拥抱庆祝。不少网友都大赞他「意志力真强」、「毅力惊人」,是一名「铁血真汉子」。有人更将他比作国际着名的无腿励志大师,称他为「中国的约翰.康提斯( John Coutis)」。 陈州自小被父母抛弃,13岁时从火车上摔下来后,失去双腿需截肢。乐观及坚强的他一年后开始学唱歌,变成街头歌手。及后,他凭歌声走过内地600多个城市,参加公益演出近百场,其间更找到一生最爱。 [source : http://news.hotpot.hk/fruit/art_main.php?a=1&b=international/art/20120714/16513384&c=%E5%85%A9%E5%B2%B8%E5%9C%8B%E9%9A%9B&d=20120714&i=&m=&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