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Aug: 当我老了

  让我与大家分享与谈谈我看完这篇文章之后的收获。 请……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不再是原来的我。请理解我,对我有点耐心。 当我将汤汁洒到自己的衣服上时,当我忘记怎样绑鞋带时,请想一想当初我是如何手把手地教你。 当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你早已听腻的话语,请耐心地听我说,不要打断我。你小的时候,我不得不重复那个讲过千百遍的故事,直到你进入梦乡。 当我需要你帮我洗澡时,请不要责备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千方百计哄你洗澡的情形吗? 当我对新科技和新事物不知所措时,请不要嘲笑我。想一想当初我怎样耐心地回答你的每一个[为什么]。 当我由于双脚疲劳而无法走动时,请伸出你年轻有力的手挽扶我。就像你小时候学习走路时,我付你那样。 当我忽然忘记我们谈话的主题时,请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回想。其实对我来说,谈论什么并不重要,只要你们能在一旁听我说,我就很满足。 当你看着老去的我,请不要悲伤。理解我,支持我,就像你刚开始学习如何生活时我对你那样。 当出我引导你走上人生的路,如今请陪伴我走完最后的路,给我你的爱与耐心,我会报以感激的微笑,这微笑中凝结着我对你无限的爱。 ——完毕—— 我默默地读完这文章。在文章的结尾右下角注明了:这篇文章择选自2004年墨西哥 ,十一月号的《数字家庭》里面的其中一篇文章。我终于知道这片感人的篇章源自何方。 或许你们会告诉我,你们曾在网络或某某报纸上看过这篇文章。当我想表达的是,这文章不是我在网络或某某报纸上看到的而是来自 “他” ,亲手交给我看的。 昨 天(26.8.2010 )原本被kenn Wai 约CJ一同喝茶吹水去。但是,因为我的不舒服而取消了。难得得空在家我就陪爸爸坐在客厅看电视,顺道聊天。我们聊了最近的国内外新闻,聊着我的外甥女,聊着妈妈, 聊着……聊着……不知道怎样地,我们聊到了这主题 ——…

27 Aug: 回家吃榴莲

飞往槟城的那一夜,地面上刮起了强劲的风,飞机尝试降落好几次都不成功,机身强烈的晃动,最后一次尝试降落,飞机即将接触地面的那一刹那,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槟城老家了。 飞机折返吉隆坡,待风停后再把乘客送往槟城。在槟城等待接机的爸爸显然不知道空中发生了什么事,很兴奋的告诉我他已经在外头等我们了。我只好说:“爸,夜深了,也不知道下一趟机几点才能到达槟城,你们先回去吧。” 爸和妈每次听到我回家都回很兴奋。尤其是每年的这个季节,即榴莲季节,也是我的生日。最近几年都兴致勃勃地吵着爸要吃榴莲。很多时候朋友们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回槟城吃榴莲,甚至还有人不知道槟城盛产榴莲。 飞机凌晨两点终于在槟城降落,爸和妈急急开车来接我回家。回到家已累到不成人形,休息一会儿又要赶早上茶楼,上茶楼喝茶也是回家的例行公事,我每次都回跟姐姐们说,陪两老上茶楼,志不在吃,乃在陪。 早晨天气凉凉的,爸开着他的老爷车走在亚依淡朝浮罗山背的路上。宛延的山路,一座座的榴莲山从车外晃过。时间还早,榴莲摊都还没开,好不容易看到了一档批发兼零售的榴莲摊,一问之下有红虾和葫芦,也就是此行我们志在必吃的榴莲品种。槟城美味的顶级榴莲,就在路边的榴莲摊吃到了。爸看我吃榴莲吃得开心,只吃了那么一两颗就停手了。妈也舍不得吃,眼睛直盯着榴莲看。我和朋友对望了一眼,吃了一个大概,就推说吃不下,让妈吃。 这里真好,到处充满人情味 爸妈在浮罗山背附近一个叫公巴(Teluk Kumbar)的小镇上交了30年的书,在这一带走动时常都会碰到自己的学生。开榴莲摊的、管榴莲山的、经营海鲜餐厅的,这些学生也都已经是五六十岁的阿伯阿婶了。爸爸兴致勃勃的走走停停,看到熟悉的榴莲摊就停下来聊天。谈到兴致,就说要上学生的榴莲山。我一夜没睡好,说真的要上山的意愿并不高,但是看到爸和妈兴高彩烈的样子,也不好扫他们的兴。 10年前上过的榴莲山,10后还是老样子。山路边的榴莲树依然伫立在那儿。不同的只是,爸和妈都老了,无法走上去,我们是开着车子上山的。爸爸的学生看到爸爸,高兴得不得了,采了好大一篮子比苹果还大的水蓊和两个尖不辣(cempedak)坚持要送给爸爸。只可惜榴莲已经送下山去卖了,吃不到。随行的朋友说,啊,这里真好,到处充满人情味。的确,在吉隆坡居住了这么多年,我还是会想念槟城的人情味。 车子满载着充满人情味的水果,下山了。爸爸说明年还要再来,我心里想:爸爸啊,我明年一定会回家吃榴莲的。只希望那时候你们还能够载着我,一起去吃榴莲。 文:裴拉(吉隆坡),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