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un: 斑鸠给我的启示

小时候很爱抓鸟、养鸟,几乎种种抓鸟的技能都学成了。那时候住在乡下,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在住家周围觅食。鸟儿也有它的级别,其中又以斑鸠的身价最高。当然也不是每一只斑鸠都珍贵,最重要是叫声越响亮就越值钱,斑鸠不容易捕捉,它们通常出双入对,而且警觉性高,一有风吹草动就迅速飞离。通常我看到邻居的印度人都用一只斑鸠来吸引其他斑鸠,再用特制的捕鸟器引它入笼。 我当然买不起这些捕鸟器,所以用最原始的方法:守株待兔。用一个竹篓之类的器具,以倒盖方式,再用一根小木棒将它一端撑起。木棒连着细绳从屋外拉到家里头,并在竹篓倒盖的下方撒些谷类做饵,一切布置好后自己就躲在家里的窗口,静待斑鸠的出现。只要它们飞到竹篓覆盖的范围内觅食,我就一拉扯木棒,竹篓失去支撑就会盖下,那我就可以“篓中捕鸟”万无一失了。 斑鸠非常机灵,似乎可以预知危险的存在,所以从来不会到竹篓覆盖的范围内觅食。再来是干扰因素太多,鸡也会跑来鸡啄我撤下的饵,还有狗有时闲逛会扯到绳子,让我的陷阱败露。当然这时候我就会让它“鸡飞狗跳”,计谋败露后的不忿都发泄在这些鸡狗身上。另外一个因素是妈妈的唠叨,那时只好鸣鼓退兵,择日再战。 懂得放下的人,最幸福 后来几经努力,终于在一个中午捕获一对中的其中一只斑鸠。那时的我简直高兴得胜过中了彩票,赶忙把那只斑鸠放进布置多时的鸟笼里。另一只斑鸠则一直在附近徘徊,不肯离去。这样的情形一直坚持到傍晚,另一只斑鸠始终徘徊在住家附近。我们就这样对峙着,最后我把鸟笼打开,笼里的那只马上扑向在守候的那一只,很快的双双就消失在夜幕低垂的胶林。就这样童年一直期待的快乐,到手后又让我放走。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伤心,反而内心有一种释怀的感觉,那一种感觉到今天依然清晰。从此以后我就没有再动起捕鸟的念头,而且每每听到小鸟的吱叫声,心中总会有一股愉悦,它似乎告诉我说:“拥有不一定快乐,懂得放下的人最幸福”。 文:土豆(莎亚南),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

11 Jun: 武来岸山(Broga Hill)@ Semenyih

武来岸山(Broga Hill)也称茅草山,因为山顶上尽是茅草和一块块的大石头。  那天相约了Kok-Liang, Tracy, Meng-Hong, Lawrence, Hock-Hwee, Yi-Xian 和我到武来岸山一趟。听姐姐说那里的天空很漂亮、日出很美、空气特别清新,所以决定好要去。还是第一次天还没亮,就起床准备爬武来岸山。大家都兴致勃勃的,我想大家都很期待这一次爬山的旅程吧!  从蕉赖加影大道出发。之后再取加影SILK大道直接通往士毛月(Semenyih)。到了士毛月后,跟着武来岸路牌指示,只要顺着路牌指示,其实并不难找到武来岸。武来岸山入口处是一片油棕园,其对面是一间白兔园。  我们在40分钟完成攻顶任务。武来岸山虽然没有人造梯级,某些地方还得四肢并用。这次的爬山任务都很成功!大家互相帮忙等待对方,依我看,这次的爬山旅也可以成为友谊之旅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