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n: 被活体取胆黑熊的自由之路、数千头熊等待救助

2010年5月19日,腾讯公益“善待动物尊重生命”系列访谈第一场在腾讯网演播室举行, 著名节目主持人赵忠祥、成都黑熊救护中心总经理张小海、《新周刊》资深调查记者潘滨等做客腾讯,谈“被活体取胆黑熊的自由之路”。以下为嘉宾主要观点和访谈实录: 嘉宾精彩语录: 赵忠祥:你们救了一些熊,有一些照片,包括铁背心,小的铁笼子,看了以后真是惨不忍睹,人有的时候会觉得毛骨悚然,因为人是一个非常智慧的动物,会换位思考,如果我们遭到这样的对待的时候,那就四个字“生不如死”。 张小海:我们帮助黑熊不是因为黑熊是野生动物,不是因为黑熊濒危,也不一定是因为黑熊受苦,而是因为我们人对待动物的方式太残酷了。我还是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反思一下自己对待动物的态度。不管你是爱动物,还是不爱动物,不管你和动物有没有感情,想想自己的行为是不是自己能接受。 潘滨:我觉得地方政府在看待熊胆经济上的态度有差别,有些地方政府还是比较好的,是禁止养熊,但有些好像不太倡导这种绿色GDP,而是觉得这种血腥GDP是有作用的,觉得这个东西能够给当地带来税收,所以背后这个推动作用也不可忽视。 数千头熊等待救助(组图): 记者目击抽胆汁的经历: “就抽这个吧!”老板娘指着一只瘦弱的小熊说。小熊似乎没有什么精神,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舀子的糖水给小熊喝,小熊可爱地伸出大舌头不停地喝着糖水。这时老板娘正在用药棉不停地擦着手中那根钢针。记者看到这个针中间是空的,一侧有个眼儿,老板娘俯下身子钻进“熊牢”下面,当钢针插入小熊体内的一刹那,小熊停止了吮吸,然后抬起头,一动不动地望着记者,那眼神中充满了无助与惶恐。这时,中年男子将糖水送到熊的嘴边。虽然笼子下面老板娘没有停止操作,但是小熊又开始吮吸糖水——是疼痛已经在糖水的甜蜜中消失了?或者是因为长期被抽取胆汁它已经变得麻木了? 小熊有糖水喝,并没有引起“伙伴们”的羡慕——记者发现,当糖水送到小熊嘴边时,几个伙伴都把目光投向小熊,但是当老板娘钻到“熊牢”下面时,“伙伴们”都转过了“身”,然后在笼子的一角蜷缩成一团。 这时,在“熊牢”底下的老板娘反复操作了几次,钻了出来,“不行呀!刚刚吃完饭肯定抽不出来了。”针从小熊体内拔出来了,糖水立即停止了供应,小熊又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人,随后哀鸣起来,让人觉得很伤感。。。。。。 在亚洲有超过10,000头黑熊被囚禁在养熊场狭窄的铁笼内,被人以残忍的方法抽取胆汁用于传统医药。在很多亚洲国家,人们把导管插入黑熊腹内,或实施所谓的先进”无管引流法”。熊被关在窄小的笼内,以便抽取胆汁。植入导管或”无管引流”的外科手术既残酷又不卫生,许多熊因此丧命。而如此得来的熊胆只用来治疗头痛、痔疮等小病小痛。那些侥幸存活的黑熊则被困在狭窄的铁笼里,无法伸展四肢,每天饱受抽取胆汁的痛苦。 [source: http://gongyi.qq.com/a/20100519/000034.htm http://gongyi.qq.com/a/20100517/000095_7.htm http://gongyi.qq.com/a/20100427/000145_1.htm]

08 Jun: 莫文蔚最新拯救黑熊公益宣传片

自从2004年成为亚洲动物基金“拯救黑熊爱心大使”以来,莫文蔚曾先后多次亲临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通过捐款、拍公益短片、认养黑熊等多种方式支持拯救黑熊行动。 得知6月5号“爱及生灵”慈善晚会在北京举行的消息,莫文蔚精心制作了拯救黑熊的公益宣传片在晚会上播放。展示黑熊取胆的残忍,呼吁更多的人拒绝使用熊胆制品,共同加入拯救黑熊的行列中。 莫文蔚拯救黑熊大事记 自从2004年成为亚洲动物基金“拯救黑熊爱心大使”以来,莫文蔚曾先后多次亲临救护中心,通过捐款、拍公益短片、认养黑熊等多种方式支持拯救黑熊行动。 2004年3月 正式成为亚洲动物基金“拯救黑熊爱心大使” 2005年1月 认养取胆熊“宝贝” 2005年9月 在成都举办个唱,传播拯救黑熊信息 2006年5月 捐赠成都个唱所得,为黑熊买“蜂蜜” 2007年11月 捐赠五万大圆,为黑熊买“蜂蜜” 2008年5月 捐赠七万大圆贺父亲七十大寿 2009年3月 再次来蓉看望“宝贝”和最新救助的黑熊 莫文蔚为关注黑熊命运的朋友们写的倡议书: 亲爱的朋友们: 你们听说过活熊取胆吗?我是在几年前才了解到这个残酷的行业,并为此而感到十分震惊!可爱的亚洲黑熊本应自由自在地生活在森林里,大自然才是他们的家园。但是这些可怜的黑熊却被人类关在狭小的铁笼中,每天被人从腹部的伤口插入导管抽取胆汁,忍受超过二十年的痛苦,其原因只是因为胆汁可以用作中药。但是这种痛苦其实是毫无必要的,很多现代的中医药师都深知并认可,熊胆的功效完全可以被许多便宜的中草药替代。 由谢罗便臣女士领导的亚洲动物基金,正在四川从事拯救500头被囚禁黑熊的工作,并为全面淘汰亚洲养熊业而努力。几年前我访问了亚洲动物基金设在四川成都的黑熊救护中心,在那里看到的一切让我惊喜不已,那些被亚洲动物基金解救并已恢复健康的黑熊是那么漂亮、那么可爱,那么快地宽恕令他们痛苦的人类,这并不是他们没有情感,只是因为他们宽厚的性情使然。尽管它们饱受了人类带给它们的折磨和痛苦,但是它们还是原谅了我们,并对我们表现出发自内心的亲近和喜爱。我确实被他们坚定的毅力,善良的性情及超强的耐受性深深地感动了,因此,我作出了一个决定——就是一定要拯救它们,还给它们应有的自由和生命的尊严。 从现在开始,你也可以和我一起帮助拯救亚洲黑熊——请“助养”你最喜欢的可爱的黑熊!你只需要从以下图片中选出你喜爱的黑熊,并将你的捐款寄往亚洲动物基金,你便可以得到一张附有我签名的“助养证书”和黑熊照片,及亚洲动物基金寄给您的感谢卡和感谢信!以及有关你的黑熊朋友的最新消息。请让我们一起帮助亚洲动物基金全面淘汰养熊业,解救养熊场的受困黑熊,并让他们的残生能在舒适的环境中安度余生……请答应你的黑熊朋友一件事,就是永远不会使用熊胆制品——所有的黑熊(当然也包括我本人)都会衷心感谢你! 莫文蔚 亚洲动物基金“拯救黑熊”爱心大使…

07 Jun: 记鸡毛帚的一段情

昨天开车经过一个路边摊,看到一个卖爆米香的阿嫂摊位上有几把鸡毛帚;我赶紧煞车,把车子停在路边,在走回头向她买了一把鸡毛帚。 你知道那把鸡毛帚多少钱吗?台币180元(折合马币20元左右)。很贵呢!这与当年我帮妈妈买鸡毛帚时比较,少说有六倍价差。 当年妈妈的鸡毛帚,后段用来清扫床铺,前段是由来打我们的。所以用没多久,鸡毛帚后段的鸡毛会掉落,前段的藤条会开花;不能用了,妈妈就会叫我们再去买一把新的。当时“母命难违”。明知道买的是要加诸在自己身上的刑具,我们还是乖乖的到邻近杂货店去买。 长大后会看报纸了,看到“虐待儿童”新闻,我跟妈说,如果有人控告她,当年她就会坐牢的。妈妈很不以为然,她认为就是她这样严厉“执行”,所以她的子女都很上进。对她来说:“小孩子不懂事,不打哪成器?” 妈妈打我们时,口里还会说我们饿了,要吃“炒粿条”;藤条打下去,马上浮肿呈一条条的“粿条”。当然当年的粿条印今已了无痕;说实在,被打的痛的感觉也早已忘记;但那哇哇大哭,邻居伯伯过来相救的画面倒是清晰如昨。 这一次那么冲动买下一把不便宜的鸡毛帚,不是真的需要。若说有需要,也是心灵上的。它让我们记得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父母和他们的教育方式;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妈妈用的是藤条,绝不用铁枝;只打手脚,绝不打身体其他部位。只要父母有爱,孩子知恩,教育模式就像教育方法,达到教而化之,育而成之,都是好方法。妈妈的一道教育模式对那一个年代的我们是没问题的。只是现代大环境变了,父母师长当然要随着调整教育的步伐。 《蓼莪》篇说:“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又说:“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母亲养育我们一家五个小孩实在辛苦啊,欲报之恩,实难报偿!仅以鸡毛帚一段情为文感恩。 文:谢丽华(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