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Feb: [新闻] 车祸脑死‧年初二移植‧主妇捐器官造福5人

(独家报导:梁慧颖、陈鼎翰‧雪兰莪‧巴生)大年初一原本是个开开心心的日子,巴生却有一户人家在这天歷经痛苦的挣扎,最后决定把车祸脑死的家庭主妇陈美玉的器官捐赠出去,造福另外5名苦候器官移植的病患。 终年54岁的陈美玉,来自巴生高阳苑。她於2月7日凌晨12时在加埔路一英里处独自开车回家时,失控撞上灯柱,当场昏迷不醒,在送进巴生中央医院后被医生诊断脑死。 在被宣判脑死后,陈美玉的家人还曾盼望能有奇蹟出现,甚至要求医生让她活过新年;不过,到了大年初一这一天,她的家人还是做出了痛苦却伟大的决定,让她遗爱人间。

11 Feb: 活在我们的记忆中的刘妈妈和Victor Chan

今天中午,我收到了两个震撼人心的消息:我的好友,Ah Too的母亲(刘妈妈)和我的好友Victor Chan去世了。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这两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令人难以置信。 几个星期前我见到了刘妈妈。当时她还很健康,还是一样的情切待人。在我的记忆中,刘妈妈一直都是一位好母亲,顾家的人,待人都是和蔼可亲的。没有想到的是,再次见到她,已经是躺在病床上了。自从刘妈妈中风送入医院,开刀动手术,之后一直昏迷到今天离开了大家,一切都像转眼间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失去刘妈妈就像失去了一个好母亲,像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Victor从中学以来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都是热爱旅游的一群,曾经结伴到槟城、浮罗交怡岛、热浪岛等等去游玩。每次我们和父母提到Victor时,我们都形容他是住在吉里望的赛跑高手。 处次之外,Victor还是个多才好学的人,他时常给与我网站设计和旅游的建议和咨询。几个星期前,我们才通过电话,讨论要一起设计一个网站和分享摄影的兴趣。我们还打算在农历新年期间给对方拜年。Victor就这样突然的离开了,让大家都无法接受。 我傍晚到Ah Too的家。他和他的家人都很好。幸好医生也在几天前就叫他们做好心理准备,让他们也开始面对了。然而,Victor的离开真的很突然,很让人悲伤。我们不知道他的家人,女友和朋友们将会如何面对。我们能做的是为他们祈祷。 刘妈妈和Victor:你们将会一直活在我们的心里。愿你们已到了一个充满爱的世界。 一个有智慧的人曾经告诉我:很肯定的是我们都会死,不肯定的是何时和如何。有些人认为死是必须经过的,每个人都要面对,所以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个原理是很好一直到那个人将要面对死亡。世界不同的文化和宗教大致上都说明了死亡不是结束,还有不同的世界。但是现代科学发达的年代,多数人都认为死亡就是结束,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我们没有明确与真正对死亡后的了解,我们将会活在一个没有最终目的人生。 那些相信自己在自己离世前还有许多时间准备,到了那一刻还是被遗憾包围着。但那时才察觉,是否太迟了? 据瑞士出身的精神科学家兼On Death and Dying一书的作者Elisabeth Kübler-Ross,只有真正去了解死亡,具有无私的爱,具有智慧,死亡才变得很安宁祥和,人生也会有很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