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n: 当“战地医生”‧把生命交给上帝‧萧源盛签死亡合约。

(马六甲1日讯)为了完成巨大的仁心,25岁的萧源盛发下狠心。 萧源盛总是狠心的不理会病人在无麻醉动手术的情况下狂嚎,他冷静的对病人下刀。萧源盛是急症外科手术医生。 受到圣经里一句话的感召,萧源盛给自己签下死亡合约,放下家人,放下钱途,把生命交给上帝。 萧源盛完成5年的医学课程之后,去年开始另一个驻院医生的规定时,决定成为“战地医生”。经过一年的“非人生活”,他即将展开第二年的生命旅程,到索马里、阿富汗继续他“战地医生”的工作。 从海地救灾回来,趁着为下一站的救援筹备医葯物资的当儿,萧源盛回到家乡马六甲,一来探望难得一聚的家人,二来希望通过各种管道分享他的经历与感触。 “回来时阅读报章新闻非常感叹。四肢健全的年轻人为失恋而跳楼,有人为功课不理想而自杀,有人通宵打电玩或在咖啡店围看电视赌球,还有人到处泼漒水害人。我希望可以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生命对这个社会是可以很有价值、有贡献的。” 签约那一刻没想要活 萧源盛签下的死亡合约有3个重点: 1.在战场上执行任务时,放弃被抢救。(他不佔用有限的物资) 2.如果被俘虏,会结束生命。(他见过被俘虏医生被虐待的悲惨情况) 3.死亡时接受器官移殖。(不好浪费)萧源盛说:“在签合约的那一刻,我就没有想过要活。” 萧源盛的生命没有保险。 “没有人要卖保险给我。联合国给我的保险,只涵盖班机延误、行李遗失之类的赔偿。” 要像灯光照亮各角落 影响萧源盛走上这条路的,最初的影响是母亲患病住院一星期即过世这件事。 “母亲过世对我打击很大。那年我读高一,她住在中央医院,来看她的只是实习医生,也没有人告诉我们她到底得了甚麽病。” 那时他就想,以后要对此作出改变,如果他是医生,不会随便离开我的病人。 升入大学读医后,他更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根本没有机会接受医疗。有一天,他在教会读经时读到一句话,让他下定决心:加入国际救援中心(International SOS),成为战地外科医生。 “圣经的那句说,我们要像灯光照亮每一个角落。于是,我知道我要做甚麽。” 子弹射向头 2次逃劫 萧源盛从两次子弹射向头部逃过劫数。 “有一次工作了72个小时,不停的看病和动手术和奔波。我开始想吐、头痛、头晕,但我是带领团队的人,我不能倒下,我要保持笑容。” 当时坐车赶去下一个地点,一个士兵对他叫喊,他不知反应。兵士把他头按下撞在车板上,当他抬起头来,看见眼前的车窗上有一个子弹孔,才知道子弹差一点就穿过他的头。…

06 Jun: 大马‧以天为被地为床

  (马来西亚)用5欧元游一个欧洲国家,你认为可能吗?李振城说他就做到。 很多人所认识的李振城,是一个开朗的阳光青年,也是马六甲老街两间民宿的老闆。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表面随和、整洁的大男孩,在半年多以前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浪汉,在欧洲各地跟街头露宿者和鸽子同眠,甚至两三个星期冲一次凉。 以每个国家只花5欧元的预算,李振城走过欧洲30个国家。 被驱赶被打抢几乎冻死 以地狱的方式流浪的同时,李振城却体会到什么是天堂。 “吵架、打架、被骚扰、被驱赶、被打抢、差点被冻死,是旅游中的家常便饭;在苦难之中遇到善心人,我发现天使就在身边。” 在盲目放任的流浪之中,李振城却感受到“地球与我同在”的自由与亲密。从此他更爱地球。 “有时没有目的地搭火车走到尽头,到达一个不知名的无人地方,却赫然发现地球就在脚下,天地无限辽阔。” 从一开始的极度沮丧、完全放弃,李振城找到小小的自己与宽阔的天地。 年轻人没真正经历过苦 “人生应该趁年轻至少疯狂一次。但不鼓励像我这样的方式,其实真的太危险。” 他发现现在的年轻人很响往旅行,其实却是非常“草莓似”的脆弱。他担心这些备受保护的年轻人日后出来社会如何面对种种的问题和挑战,如何成为社会国家的栋樑。 他相信,这也许是现今很多年轻人,动不动就因为功课、爱情等离家出走或自杀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是苦,什么是一无所有。 “当你可以放弃一切的时候,你反而更有生存能力。”李振城的故事太丰富,以下只是其中精彩的一小部份。 失恋后开始流浪两年 2008年6月,李振城去伦敦找相恋10年的女友,却发现女友移情别恋。在极度沮丧之中,李振城用间歇打工的钱,开始漫无目的在欧洲流浪两年,直到生了一场大病,再走不下去才决定回家。 大病不死回到马六甲,半年来开了两间极受欢迎的民宿,李振城把当年自己旅途中曾经最急切的需要――住、吃、玩,变成为他开民宿的贴心点。 “我现在常常会收留找不到住宿的背包客睡在客厅。我希望人人有床位,人人都可以睡。”